公告版位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但我聖誕假要補課~T_T

目前日期文章:2009123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請各位小心食用,內有不知所謂的文字和內容。

 

 

「我們還在探索。」

 

 Begin   來自扎修的少年

 

 

1.1 

 走到這一步,少年,請懷著勇氣走下去吧。

 

IamLu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因果之章※參


  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
  若問前世事,今生受者是。若問後世事,今生作者是。

  ※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
  「……快還給我,快把我的孩子還給我……我會對他很好的…」
  「…為什麼不讓他出生,為什麼……」



  女人哭得聲嘶力竭,嗓子都沙啞不堪了,然而聽到哭聲的只有她自己。她淚流滿面,捨棄了平常拼命維護的儀容,像要哭干眼淚,哭啞喉嚨。不過眼淚是無法扭轉乾坤,無法敵過事實的。


  她流產了,中途她的性命危在旦夕,好幾次在鬼門關走過。
  孩子走的那天正是她的生日。


  昏迷不醒兩天直到過了危險期,睜眼時她就聽到了這個奪走她半邊心的消息。站在病床邊的那個男人卻一臉淡漠,那人英俊的面容上她看不出任何失落,找不到一絲淚痕。她不禁懷疑,這個人到底有沒有心。然後他走了,她嗅到了一絲香水的味道,那是她所不熟悉的。


  她的血型特別稀有,失血過多時醫院沒有足夠的血包給她,聯絡親屬時竟然沒有人願意幫她──這是她後來才在護士的交談中無意間聽到的。
  她們說她“好可憐”。


  女人哭累了,軟軟地癱在純白床上,無神地看著天花板不知在想什麼。過了一會兒,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眼前一亮,按鐘喚了護士來。


  「我想看看我的孩子,帶我去看我的寶寶,快……」


  護士困擾地皺起了眉頭,「不好意思,夫人您還不能下床,您的身體還沒有痊癒…」對上女人的眼睛時,護士嚇了一跳。女人的眼睛腫得像核桃滿,眼白的地方滿佈許多血絲,藍色的眼瞳像要滴出水來,護士見過好多失去孩子的母親,憤怒的、瘋狂的、悲傷的、茫然的,像眼前這位的……還是第一次見。女人的眼神像是受傷的野獸,好像馬上要攻擊你,可是已經失去那分力量…


  「帶我去……」

  「啊!您還不能下床啊──」護士一個箭步上前想把女人按回床上不料被推開了。

  這時病房的門打開了,是女人的丈夫來了,像一場及時雨。男人身上穿著燕尾服,應該是剛剛去完表演,他手上拿著一隻和他極不相襯的大布偶──毛毛熊。

  護士識時務地悄悄離開病房。

  「伊芙,別胡鬧了。」男人把布偶放到女人的懷裡,自己搬了張椅子在床邊坐下,「哭完感覺怎麼樣,好些了嗎?」

  「我累了,很累很累……」她蒼白的臉上扯出一個勉強的笑。

  似乎因為看見她這般悽愴的樣子,男人有些動容,把手放在女人的手上卻無法言語。也許這一刻安慰只會令人憶起痛苦。

  「找個好地方讓孩子睡吧……」她的丈夫說。


  「嗯。」


  「你今天……也有表演嗎?」女人猶豫地問。


  「是啊,已經完了。」


  「……嗯。」


  「你今年二十七了呢。」


  「嗯。」


  「我們結婚六年了。」


  「…有這麼久嗎?」她瞪大了眼睛。


  「以後我們有的是機會。」


  「…嗯。」


  談話結束。



  她不會忘記。
  那天的香水味,那天他漠然的表現。
  她想,以後她會記恨他的。


  她是不喜歡面對真相的人,自然不會去探究真相。


  也許,此刻她是需要一個可以恨的人。
  也許沒有那麼多也許。




  ※持續

沒想到一天出三篇,我這是RP爆發了…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油紙傘》因果之章※貳




  「呵呵,你覺得哪一件比較好看呢,我的小寶寶?」


  女人嬌笑幾聲,面上盡是掩蓋不住的幸福表情,她的眼睛笑成一條彎彎的線,她手上拿著兩件嬰兒的衣服,一件是粉紅色上面有很多蕾絲的,另一件是可愛的藍色毛毛邊套裝睡衣。女人細看了一會後,珍而重之地把兩件衣服摺疊好,放進一個紙袋裡。


  小寶寶呀…


  你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呢?
  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媽媽都會一樣愛你的──
  將來你一定要跟媽媽一樣長得好看哦!  
  然後娶一個漂亮的媳婦,生漂亮的娃儿……
  哇噢,寶寶快點來到世上吧!媽媽好期待你的到來…
  爸爸一定會很疼你的,一定會,所以你要乖乖喔…


  女人的手搭在自己隆起的腹部上面,靠在身旁男人的肩上低低地和她肚子裡的生命說話。時不時她會偏過頭痴迷地看著自己出色的丈夫,然後傻傻地笑,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什麼遺憾。她生命目前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是還沒有迎接自己引育的小生命來臨。


  男人抿著唇,微微側首,一副似聽非聽,似笑非笑的模樣。


  車窗外的景物在飛逝,她心中滿載著幸福,她棕紅色的頭髮軟軟地散在他的肩膀,跟她丈夫海藍色的軍外套快要融為一體。


  她,是一個高傲得寧願欺騙自己也不願意面對現實的女人。

  只因為她從小就是被家裡的人捧上天的公主,所以她不容許有人不愛她,更不能讓自己的丈夫不愛她,她討厭這種例外。於是她假裝,假裝自己有一個愛她的丈夫。
  事實是,她的丈夫從沒對她有過什麼甜言蜜語,總是淡淡的,即使她放下身段投懷送抱,對方的心像是冰封了似的無動於衷。當初兩人的婚姻,也是因為雙方家族日后的利益而促成。儘管如此,她還是高高興興地嫁了給他,希望以後在兩人的相處中慢慢培養感情。


  很多人會妒忌她擁有很多,金錢、名利、美貌,可是作為一個女人,她非常悲慘而不自知。



  「別發呆了,要下車了。」語畢,身旁的人便獨自一人先下了車,留下她一個身懷六甲的孕婦。女人愣愣地看著的丈夫高大的背影,眼中的悲愴一閃而過,隨即面上又恢復笑容,自己打開車門下車。

  年邁的司機嘆了口氣,拿出口袋中的香煙點燃。(好孩子不要學


  女人棕紅的長髮隨風飛揚,說不出的灑脫動人,她堅信有一天自己的美麗會打動丈夫,孩子出生後自己丈夫就會對她多留意和給矛一點關心。她加快步伐追上那個男人,輕輕挽住了他溫暖的手臂,男人皺了皺眉頭說:「慢慢走,別忘了你肚子裡那個寶貝。」


  發現他明顯地放慢了腳步,女人很高興,男人應該是在關心她吧,思及此她頓時笑靨如花。她心機很深,但面對丈夫的時候總是太單純,真的以為有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種事情。因為不是很在意真相,她騙自己一輩子也樂意的。她相信謊話說一千次會變成現實,終有一天自己的丈夫會成為不能失去她的人。為了那一天的來臨,除了自己的性命以外,犧牲什麼她也不在意。


  秋天的風刮起地上的葉子,她戴上侍女遞給她的禮帽,把帽沿壓得低低的,勾起紅唇角落輕笑一聲,像是嗤笑更像是詭笑。她穿著孕婦的洋裝步入家門,懷孕後身材雖變得擁腫,卻絲毫不減她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女人携著她丈夫的手,回到了他們的家。


  女人的手不經意地放在腹部上,她彷彿能感覺到孩子微弱而緩慢的心跳自手心傳來……




※持續


不喜歡在文句加太多的修飾,也沒能耐加得好,而且我詞彙非常有限的(Θ~Θ〃) 我寫的是故事,請大家把它看作故事,只要大家能看懂和有印象那我就是滿分了yayaya~~(*′∇`*)


錯字和奇怪語法都很多,抓錯字這個重大的任務交給大家。先聲明抓得最多錯字的人沒有獎=(・∀・) =
油紙傘是一個系列吧,故事構想中,大體是由短篇故事砌成的。突然就寫了我也很莫名囧囧囧。每個短篇一般是分開三至五節,中途棄置或草率完成可能性極高,千萬不要抱什麼期望呀。


這個因果篇是莫名其妙地開了頭,其實並沒有想過什麼主線呀什麼的,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了…定然不會全是跟恐怖有關的放心吧 \\(* ̄∇ ̄*)//


呀愈來愈長舌了…(・ε・●) 我不要做BLOG內最長舌的人呀!
謝謝看到最後。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