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但我聖誕假要補課~T_T


  《油紙傘》
  因果之章※柒




  兩次到來的原因,皆不是為了自己。
  在人類,在這群自私的動物中,這個男人算是異類了。
  是偉大,還是有什麼隱衷?


  那個人又一次踏入因果冢的原因,他很有興趣知道。


  「以我所知,你日常的舉動都在反映著你非常厭惡你的妻子,但你卻為了她又一次來到這裡……難道,你愛上你的妻子了嗎?」


  時守漫不經心地問著眼前面色如紙的男人。他正坐在沙發上,左手玩弄著戴在右手姆指上鑲嵌著翡翠的銀戒指。翡翠通體剔透,散發柔和的螢白光澤,不是那種常見的碧錄色翡翠,而是半透明的白色,清亮似水,毫無雜質,比起時守那沒有溫度的指尖更冰涼。


  而時守面前站著的男人一頭銀色的頭髮,看起來像是失去了光彩和生命,成了死氣沈沈的灰色,湖藍色的眼眸濕潤,瞳孔卻無神地盯著赤紅的地上。正懷抱著一個用多層綿布仔細包裹的初生嬰兒,指尖發白。男人的面上閃過多種複雜的情緒,似是在回憶舊事,目光也愈發沈重。


  良久,他輕輕搖了搖頭,說:「不是的,我依然非常恨她。」說完男人的雙手微微顫抖著,低頭看了一眼閉合著眼簾的嬰兒屍體。


  「你在開玩笑吧?」像是聽到了冷笑話般,時守面上扯開一抹無奈的笑,繼續道:「據我所知,為仇人而減短自己生命的人,不是天生的蠢材也就只有下凡的聖母才會那樣做了。呵呵,不過我認識的聖母不是瑪利亞……我認識的那個聖母恐怕也沒那麼好心呢。」


  男人不知該如何回應時守的話,也不好奇世上是否真的有不止一個聖母,聲音帶著淡淡自嘲說:「也許我就是你口中說的蠢材吧。我是真的非常恨她的,可是我的確是欠她太多了,欠了好多……」說到後面他的聲音漸漸弱了下來,像是在自言自語般。


  是那個女人把他大學時期心儀的同學從他身邊帶走,是那個女人使手段令他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離開他,那個女人的愛是那麼使他憎惡、雞皮疙瘩,那麼的瘋狂……後來,因為長輩們,還有那個女人的家族施加的壓力,作為沒有繼承家業而選擇了鋼琴的代價…終於他逼不得已與那女人結婚。


  他覺得這一切都是錯誤的,從一開始,就錯得離譜。


  但又不得不承認那個女人的執著,堅持令他很佩服,曾經令他動容,想放下過去那些負面的回憶,可是……內心一直有一個強烈的聲音在說著,不能掉到陷阱裡,那個女人定是有別的居心才裝模作樣,絕對不能敗給她,要是交出真心,就會徹底地輸了……其實,心是明白的。即使那個女人做了那麼多令他痛恨的事,她對他的心不是假的,只是,愛的方式大錯特錯了……


  前事叫他永遠不會愛上她,就這樣,他耽誤了她六年的青春,冷淡地對她六年,她在他的面前卻好像一點也不介意這回事,不知道這回事。於是他開始懷疑,他這樣做是不是錯了……


  直至聽到她性命危在旦夕的時候,他身上的血液好像凍得凝結了一樣,那時候他才發現,那女人早已經如蔓藤般,纏繞著他的心臟。


  而原因……他也不懂。


  滿載鮮紅的房間中,因再無人發言而變得靜謐。


  嘀嗒、嘀嗒、嘀嗒……

  微弱的指針跳動聲像是驚醒了他般。


  「請幫我…!讓這孩子活過來!」男人看向時守的目光如像看著一條極幼的救命稻草,那麼一點的期昐,那麼多的絕望。男人單手把外套內的懷錶取出,打開一看發現已經是正午十二點。


  時守微揚起了下巴,薄薄的唇抿著不置可否,眼中多了分好奇。


  「辦不到。」他斬釘截鐵地說,果然看見男人的表情變得更加的絕望,更加的無助,又接著道,「人死不能復生,雖然本人可以做到,但是在因果冢進行的交易中,我決不能做這件事。」


  「……」見男人開口正想說些什麼,時守又說:「不過我也不想在妖界那邊傳出『玉樹臨風的時守大人也有辦不到的事情』這種傳言,所以…不如把目標稍微作點改變如何?」


  男人的眼中出現亮光,忙問:「要怎麼樣改?」


  「我雖不能讓她以人類的身分活過來……但是,把她的身體和妖怪的血肉混合,使她變成半妖活過來,我能辦到,正好我也入手了一隻妖貓的屍骸…要視乎你是否介意她不能再身為人類,她以後也不能和你們有任何交集。加上…你要付出的代價也很高呢,死而復生這種東西很貴的喔……」


  「多少我都願意給!」男人快速地回答。


  「你目前餘下的九成陽壽,還有……你妻子的忠貞。」時守瞇起了眼睛,目光卻緊緊地鎖定著男人的臉,不放過一絲一毫細微的表情變化,結果對方爽快地咬破手指頭讓血滴落在地上。


  他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墨黑的眼瞳中有著幾分明瞭的神色。




  「契約成立。」







  男人的嘴角剛剛展現一個釋然的弧度,不料一陣帶著白霧的勁風迎面吹來,夾雜著不知從哪裡來的清幽花香氣息,周遭的赤紅被掩蓋,當視野重新變得清晰後的時候,他已回到了自己家中的大廳。他懷中曾緊抱著的嬰兒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餘溫,沒有痕跡。


  虛空中忽然飄來時守冷清的聲音,傳入他耳中。


  「你只剩下半年的壽命,如果在你死期到來之前,你的妻子沒有背叛過你與別人苛合,那我就讓你活下去。」


  男人的拳頭緊了緊,眼中不見有後悔之色或特別情緒,眉宇間一片陰霾,把之前被他擱在家中桌子上的布偶帶上,冷靜地步出家門,前往她妻子所在的醫院。




  ※




  「故事已經說完了。請回答我的問題,妳恨他嗎?」


  女人受了很大的打擊,接受不了這件事,連眨眼都忘了,乾澀的眼睛慢慢滲出水來,她僵硬地搖頭,脫力地伏在地上:「我不恨他,我不恨他……不知道……我不知道……」


  「那你為什麼背叛他呢?」


  「那孩子確實不是我丈夫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那時會對不起他,我明明,我明明那麼愛他……」


  「呵呵,那是注定的,他第二張契約要你出軌,那是你也沒有辦法改變的命運,至於要說為什麼有這種命運……也是你咎由自取。好了好了,別這麼快就支持不住,第一個懲罰剛剛完了。」時守站起來走到女人的身邊,搖了搖她的肩。


  「……什麼?」女人感覺到在被時守的手接觸的肩,傳來一股寒氣流到她的四肢,懼怕地從時守的身邊退開了。


  「你日后就會知道,慢慢品嘗吧,呵呵……」


  時守的面上雖然還是一個微笑,一雙桃花眼,女人卻覺得那駭人到極點,那墨黑的眼睛中毫無笑意和溫度,像是要馬上吞噬她的靈魂,連身邊的空氣都變得冷颼颼的。她恨不得立即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更希望從來沒進來過。




  「妳的陽壽我已取去一半,妳可以滾了。」
  明明是溫和的嗓音,說出來的內容卻是極大的對比。


  女人感覺自己掉進一個深淵,那些令人寒心的紅光離她愈來愈遠,那張臉也變得模糊,消失不見。


  從今天起直到你死之前,都一直要晚上跟小寶寶玩喔。
  慢慢享受我給你的特別安排吧,你還有十年呢。


  女人驚惶地打了個冷顫。


  忽然醒來,在軟棉棉的床上坐直了身子,被汗滲透了衣衫。她全身還是止不住發抖,在黑暗中摸索到床頭燈的開關,按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持續




帷幕即將完結,因果之章完了後就是正文開始了唷唷唷
雖然還沒有想好要寫些什麼……


因果,是好長的序章=_=
好長好長好長好長好長好長好長好長。
我的耐心已經消耗完了乾脆跳去正文吧XDDDD


不相干的角色連名字都懶得起。
伊芙也是亂起的。
但普通的角色,用普通不顯眼的名字,倒是合適得很呢。


我比較喜歡輕鬆一點的氣氛,以後內文風格會很歡樂~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KL4D 的頭像
LKL4D

【Rm205/211/011】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mile030
  • Nice.
    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