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但我聖誕假要補課~T_T

請各位小心食用,內有不知所謂的文字和內容。

 

 

「我們還在探索。」

 

 Begin   來自扎修的少年

 

 

1.5

這樣就看不到,荊棘滿途

 

 

 

特約亞提著行李走過杏林,這次他沒有走出拱門,他向西方走,右邊是一座座山,左邊是高聳的校舍,行李很輕,他走得很快。

 

「真討厭……」特約亞喃喃自語,他習慣低語去發洩他的情緒,「我果然是壓抑不了自己的嘴巴……」

 

經過校舍,看到錯落的宿舍,特約亞尋找男宿二棟的建築,他不太喜歡用白石塊砌成的建築,偏偏這學校全都是這種建築。

 

他在一棟特別矮小的樓房前停下來,推門而入。裡面有一個扎著兩條麻花辮子的女性,看起來很年輕,很矮小,樣子很可愛,眼睛很大巴掌臉,但是卻一臉老成的模樣,令人啼笑皆非。

 

「你是轉學生吧?」她開口,嗓音比洛可小姐好聽,特約亞是這樣想,他點頭,開口:「我是特約亞……洛可小姐告訴我我的宿舍是這裡的頂樓,請問是否要在這裡辦入住手續?」

 

「洛可……?哦,你是說瑪瑙芺,很少人這樣叫她。」她頓了頓,「我叫露露蒂.艾艾,是這棟男生宿舍的管理員,入住手續一早就行了,我帶你去那房間吧,跟我來。」

 

特約亞看著她自如的拿起鑰匙,其實是一張很小的卡,接過那卡,艾艾就走近一道門,拉下一旁的把手,說:「這裡的房間有一般的配套,以後你都是用這自動升降機的了吧,和你同房間的同學你自己認識吧,明天你正式上課吧,對了,這卡你小心保管吧,嗯,就這樣吧。」走進自動升降機,把裡面的把手推到最高,自動升降機搖擺不定的上升。

 

「為什麼,艾艾小姐你作為女生,卻會當男生宿舍的管理員?」特約亞看著嬌小的女生,不禁想起自己族人一樣嬌小的身軀,卻充滿力量。

 

「不為什麼吧,可能是因為,只有我克制到這些小鬼吧,這些小鬼都是較頑皮的人,那麼,也只有暴力才能解決問題吧。」艾艾她撇嘴,聽她的語氣她好像大學生很多。「呀,到了,過來吧。」

 

走到B室門前,木頭門很重,但是艾艾開得很輕鬆,她又說:「你以為用卡打開門的鎖就行了,你自己弄好吧,裡面有四個小房,一個小廳,還有開放式的廚房和簡便的廚具,有一個浴室,對了,你的室友可能買了其他東西,你等放學會會他們吧。我不便進去,有問題下來找我吧。」她說完就轉身而去,很快就沒了她的蹤影。

 

特約亞走進了房間,長方形小廳很亂,有兩張很長的沙發,一張茶几,打對的,廚房在右邊一旁,沒有什麼東西,但是很明顯沒有什麼收拾過,有兩個房門是掛滿東西,另外兩個是空的,左邊是一個較小的門,應該是浴室。特約亞挑了個最右邊的房間,裡面就是一張床,一個連書櫃的書桌,門後是衣櫥,書桌對面是一個雜物櫃,牆上還釘了些勾子和書架,看起來就很簡便。

 

特約亞把行李箱和背包放下,開始收拾東西。他的行李也少,也是一些扎修的傳統衣物和白襯衫褲子,一些配件,基本的生活用具,和一些書籍。

 

基本上清潔一下房間,把衣物和書放好,拿起有點封塵的被套和枕頭,疊好,放在一旁,床上放上織物和用布卷成圓筒形的枕頭。扎修人習慣枕頭裡放上常用的物品,再用厚厚的布料包著,這樣起來,因情況而遷徙時也不用東忙西忙的拿走重要物品。

 

於是,幾乎是半小時都沒到,特約亞就整理好自己的房間,他看看陀錶,錶殼有點鐵鏽,時間還很早,很久也未到放學的時間,習慣打發時間的他拿起他未看完的書籍,在床上盤腿而坐,專注的閱讀。

 

 

「對了,露露,那轉學生不錯吧。」瑪瑙芺.洛可笑著,她總是一臉淺笑,柔軟的。她並不是身在那杏林間的大樓,而是在那矮矮小小的男生宿舍二棟,和正無聊的在拳套上塗抹的露露蒂.艾艾說話。

 

「是吧,你也管不了那麼多吧。」被叫了小名的艾艾不期然在挑眉。「瑪瑙芺,被你這樣叫真的很噁心好不。」

 

「哎呀,我難得和你說話,露露你真的不解人情。」洛可笑得更歡,眼睛瞇成一線。她直徑拿走了艾艾手上的拳套,故作驚訝的說:「露露呀,為什麼你的拳套多了這樣古怪的釘子?」她摸摸有著倒勾的釘子,心想若是被勾到定會血肉模糊。

 

艾艾黑線,看著洛可那近乎無賴的表現,也不想說出「不就是你弄出來的」「你這混蛋在裝什麼」一類的說話,只好在紙張上畫上最近想訂做的拳套,唔,一定不要給這個腦袋有問題的洛可做。

 

這樣想著想著,就過了那無所事事的一個下午。

 

 

「喲,轉學生在嗎?」男生打開房門,他一頭帶紅色的頭髮,一走進來就是很精神的樣子。後面跟著的是比他高出半個頭的男生,頭髮很長,淺灰色的,他輕輕皺眉,搖頭說:「亦爾,你這樣問話也太不禮貌了吧。」

 

「咦,那拉基,要怎樣說呀?」叫作亦爾的男生看著另一個叫拉基的男生躺在沙發上,伸展他的懶骨頭。「你把東西拿出來吧,亦爾,快點給我們的新室友。」

 

「呀,對了,轉學生在嗎?」亦爾大叫,看到特約亞從房間走出來,興奮的跑了過去。「你叫什麼名字?」被特約亞側身避開,亦爾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我叫做亦爾.塔奇,叫我亦爾就可以了,他是拉基.罕奇,是我的表弟。」

 

「特約亞,你好。」特約亞生疏的回答,看到亦爾手上的包裝袋,心有不妙。

 

「來,特約亞,這是給你的禮物。」看到特約亞退後,亦爾一下子的把禮物塞進他的懷內,說:「這是見面禮,你好好的收下吧。」

 

特約亞挑眉,打開了,是一管木製的笛子,看到這樣的禮物時他臉容更是難以形容了。

 

「喂喂,特約亞你喜歡這禮物嗎?」亦爾認真的問。

 

如果我說不太喜歡你一定會殺了我吧。

 

特約亞心裡這樣想,便點點頭。

 

當亦爾知道這禮物的含意時,已經太遲了。

 

 

後記:終於生了出來,考試是令人什麼都不想做只想玩的。

   這篇文快被我丟去冷宮了。

 

14-01-2010-15-01-2010的凌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KL4D 的頭像
LKL4D

【Rm205/211/011】

IamLu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mile030
  • 笛子有什麼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