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但我聖誕假要補課~T_T

《一處我最熟悉的地方》

 

 

這是F.3的一篇作文。

嗯,我很懶不要打我XD

  

 

 

我踏著濕潤的土地,手指轉動著青銅鑰匙。這個長滿參天巨木的地方,梅雨過後的水意依舊不散,樹葉隨微風搖晃,凝結在上面的露水不斷灑落,那淺淡的觸覺,就像霢霂般連綿。雜草在春意中萌芽,低頭的我一抬頭,映入眼簾的是黃泥土牆。剝落的漆木刻畫它陳舊年歲,把鑰匙插入起鏽的鑰孔,冷不防被水滴到眼瞼,抬頭,是日久失修的簷霤破了個洞。眼內盡是白灰色交參,只有二百來呎。打開門,只見漆黑一片,我熟稔的在木門旁的牆架拿起油燈,在自己衣袋找出火機,點起火,一片殘夕昏黃。

 

屋內只有一間房,算是廳堂的地方僅擺了張木桌,疏落的木紋有斑糷的油漬,厚重的塵埃,側旁有兩三張破損了的椅子。狹小的廳堂有一部腳踏紡織機,上面還有斷了的白線。以前母親就是在這樣一邊織著纇布,一邊教我書寫。就在我挑燈夜讀之際,母親在旁指導,手中沒閒的不太麻利地織著麻繩。

 

走進房間,那三人用的木板床幾乎把空間佔盡,高釘上的另一層木板,放了一疊已經佈滿蜘蛛網的舊衣物。曾經有一陣子,秋日時分,屋頂破了,父親和我在那麼簡陋的床上抬頭仰望,父親講解著星體,伴著母親的踏布聲,鼻翼下飄逸著父親工作沾到的泥味,還有徐徐涼風。

 

屋旁有一小間土屋,那裡只有個灶爐,上面仍放了鏽掉的鐵鍋,地上是朽壞了的柴木。突出的土牆放了一塊木板,上面是零碎的火罐子碎片。出身於沒落的書香世家的父母不擅煮飯燒菜,我們仨在這小小的土屋,炊煙從屋孔飄出飄散。剛弄好菜的我們,臉上是手忙腳亂過後的苦笑。

 

已成往事。

 

長大後我討厭這落後地方,即使這裡的一磚一瓦,一樹一木,我閉上眼也知道。小時候我發誓要脫離的貧窮地方,這個孕育了我的一切,又遭我狠狠拋棄的地方。我大半生都在商場努力打滾,做了連自己也不屑的事情,待我名成利就之際,我曾多次接我雙親去城鎮居住,每每遭到拒絕。商場險峻,名利應酬沖走對父母的關心,日月轉替,沒和他們聯繫如同呼吸那麼的自然。

 

一切已是一股執念,我迷失了在花俏世界,在這高聳的英泥森林浮沈。金錢名利令我淪陷,日復一日,永無止境。那天我接到父母死去的消息,取過他們給我唯一之物,那把青銅鑰匙。恍若當頭棒喝,我要的是什麼,我想要的是什麼,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浮生若夢,我要的只是那麼的多,那麼的少。只是再牽不起那雙手,聽不到那一聲兒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KL4D 的頭像
LKL4D

【Rm205/211/011】

CYRISx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okJieYu
  • 呵呵,看過了
    很喜歡這篇文的說
    由其最後一段,超有感覺的
    描寫細緻,而且最重要的是--
    風格獨特啊,呵~
  • smile030
  • 浮生若夢,我要的只是那麼多、那麼少。

    道出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