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在裝修簡潔明快的總裁辦公室,周圍的氣壓隨著坐在辦公桌前的年輕女子越發凝重泠洌表情低了下來,混著一絲危險的感覺,冰凍了四周的空氣。忽然,總裁辦公室的大門就已經被人象徵性的敲了兩下後徑自打開了。

 

肅煉開門之後就自顧自的走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看向坐在辦公桌前心情明顯太好的歐陽子鑫,開口問道 ‘怎麼了?又誰惹妳高興了?’

聽到肅煉的問話,歐陽子那一雙大理石樣平靜的眼睛之間忽然射出一道鋒利的光芒來,語氣在慣常的平穩間多增添了一絲壓抑著怒氣的不快莫氐集團那個並購案本來之前已經談好了價錢,就準備跟他們簽合同了,莫氐的老總卻突然改變主意說要加價,說是有人跟他們談了比謝氏更高的價錢。現在他自己也覺得他的公司不應該只值這個價。

,妳是說這事啊,妳查到了什麽?’ 聽到了肅煉的督定的語氣,歐陽子鑫乾脆的把桌上一個黑色的文件夾扔了過去,不耐煩的道你自已看。

 

肅煉了下眉,打量了一眼神色凝重的歐陽子,把文件夾翻了來開……

隨著手指一頁一頁的把配著照片的紙張翻過去,肅煉的動作也在一點點的改變。他從最初漫不經心的把檔鋪在桌子上看,再到手指快速的翻動,直到最後他兩手把檔夾拿起來翻看,而越看,肅煉的表情就越冷冽而凝重。直到最後,他緩慢的把檔夾合起來,重新放回到桌子上。保持著冷靜的表情,找回了自己一貫的聲音,才重新抬起頭來看著歐陽子的眼睛,沉聲問道:消息可靠嗎?

歐陽子沒有立即回復肅煉,而是以一種極複雜的目光看著那份報告上。在那上面,有著她弟弟歐陽逸和莫氐的老總在一家夜總會包房裏面的照片,從現場的氣氛和兩個人臉上的表情來看,那明顯不是在談判寒暄或者任何一種為達到某種目的而稱兄道弟的表情。而是一種……閃耀著共同利益的目光。這報告裏面的資枓都是我自己調查整理的,雖然照片看起來模糊,但基本上可以肯定。

略微沉吟了一下,肅煉再度開口有確實證據麼?’

只見歐陽子嘴角卻微微勾起了一絲篤定的笑意,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自信的神采忽然跟周圍的冷空氣糾纏到一起,繼而很快的推抵起來……

歐陽子平穩的開口,聲音仍舊舒緩找不到證據。不過——我倒是有其他辦法可以證明……’

在蕭煉離開的時候,剛巧與歐陽逸擦肩而過, 歐陽逸目光帶著思量的看了蕭煉一眼,而蕭煉則是拿著那份報告目不斜視的從歐陽逸身邊擦了過去……

 

莫氐那案子查到了什麽了麽?’隨手的帶上門,歐陽逸向歐陽子問道。

剛把這案子交了給蕭煉,他承諾三日後給予我事實的真相懶慵的靠坐在椅上, 歐陽子隨意的回答道。

妳就這麼相信他?’質疑的語調,令歐陽子自覺的皺了皺眉,堅定的道

他承諾過我的事沒有一件是辦到的。’

 

當天夜裏,在謝氏一片漆黑的檔案室內,一個高大的人影拿著一個微光的手電筒,悄無聲息的在多個堆滿各色檔夾和牛皮紙的架子上摸到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

幽暗中,這個人把目光定在了架子的中間部分,左右看了一眼之後,從偏左的地方抽出了一摞大概四五個的檔案袋來。而就在這時,令他怎麼也想不到的是,伴隨著輕輕的一聲開關摩擦的聲音,原本漆黑寂靜的檔案室一下子變得通亮刺眼起來……

高大的男人猛然回身,映在亮如白晝的燈光下麵的,赫然是一張屬於歐陽逸的臉!

歐陽子與蕭煉這個時候從檔案室一處由陰影所形成的角落裏緩步踱了出來,速度平緩的走向那他,一時間,整個房間裏的空氣好像都他們的平穩的呼吸強烈的心跳而變得死寂。終於, 歐陽子打破了這仿佛快要被壓斷氣的氣壓,她輕輕開口,依舊平淡的聲音裏沒有一點意外果然是你。

而歐陽逸,在他的目光與歐陽子相對時,原本驚訝慌亂的眼睛逐漸變得冷靜了起來。

他不急不躁的把那一摞檔案檔插回到原來的位置上,極度的恐慌之後,聲音還猶帶了一點的尖利急躁與顫抖原來如此。原來這一切都是你下的圈套,你料定我會來的!’那麼說,中午於辦公室中的對話也是誘利來的了。

 

沒有說話,歐陽子就這麼兩眼直勾勾的凝視著他。而歐陽逸也沒特別的反應,還用那冷冷的,平淡的眼睛與他歐陽子對視著。
清這個歐陽逸是怎麼動的,但當蕭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將歐陽子壓在了自己身體下面,隨後,兩顆子彈一前一後打穿了兩人身後的落地玻璃,而後直直的飛出窗外!

 

當他們倆從突然的驚嚇中回過神來時, 歐陽逸巳乘這空當走遠了。

我不要再看見他。長長劉海下的那雙眸子,仍舊是黑沉沉的古井無波。

只是,他畢竟是妳的弟…’皺著劍眉, 蕭煉語氣中是滿滿的不贊同。

我說,我不要再看見他。一字一頓的語句,帶著無可抗拒的強勢。

‘……我在車上等妳。驚訝於那突如其來的強勢,蕭煉頓了好一會才吐出了這麼一句話,然後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KL4D 的頭像
LKL4D

【Rm205/211/011】

MokJi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