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突然覺得時間是多麼可怕的東西,小時候的我們一定不會想到有這樣的今天。漫長的時光早就把一切沖淡,我的感情也早腐爛在心裏。他手心裏的溫熱遲早會散去,而我什麼也留不住。那個兩人一起玩耍、唱歌、歡笑的過去,還有在學園裏一起胡鬧的那些日子,都已經永遠的失去了,無論怎樣企盼也沒辦法回來。

看著他在餐桌前坐下來,望著我做的食物,向我笑著伸出手。

“為什麼站在那裏?”我看著那雙手沒有回應,屋子沈默下來。

再回過神來,我繞過他曾經對我伸出過的手,坐在他身邊。

 

我們的手,那時明明握在一起的了。

你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上去,多年後再用同樣的手將我推下深淵。

現在只剩我一個人,沒人會再對我伸出手。

我也不會再握住誰的手,不管用什麼理由拒絕。

 

他看著我,陽光紛紛揚揚地落入深沉如水的眼眸,激起無數細小灰塵。我看到自己的臉在他眸子中的影像。陽光尖銳地將其割裂成碎片,殘像暗淡下去化成灰燼。

 

仿佛是寂寞著面對陽光枯萎的花朵。

 

我躲避著,拒絕看他的眼睛。

 

我突然被刺痛了。好像在一瞬間被拉回很多年前,整個人被巨大的力量都被吸回去,全身都疼痛起來。很多年前他的音容笑貌,在腦海裏已經模糊起來。很多我認為可以清晰的記一輩子的事情,也都模糊起來,有些甚至已消融了。我想把心情傳達給你,卻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因為我已找不到你。

“子鑫?吃吧。”
他對我說這話的時候,神情和語氣與小時候的一模一樣。那種過於鮮活明快的樣子只是更加強烈的提醒了一切早已回不去過去的事實,讓我的心中泛起了一絲苦澀的憋悶。他的笑臉,讓我不由得在想,假如那時我沒中槍,假如我沒想要報仇,那是否能走上與如今不同的道路?即便知道過去沒有任何重來的機會,知道那樣的空想沒有意義,我還是無法克制的跌入那樣的假設裏。

 

因為不能再擁有,所以更加懷念。

 

我看著他拿起刀叉“我開動了。”

肅煉埋著頭吃東西,嘴巴鼓起來,呵,不管過了多久,吃相還是沒變。也許有些東西,是時間抹不掉的,可惜的是,這些東西不包括感情。

我笑了起來,“可以不用吃那麼急,嘴巴都鼓起來了。”他把東西咽下,也笑起來。
一時間,兩個瘋子都笑的前仰後合。或許有的時候笑真的可以療傷吧,哪怕只是片刻。

 

-------------------------------------------------------------------------------------------------------

子鑫做的料理很好吃,平凡的好吃。

 

我提起筷子,挾了一箸菠菜,鼻間嗅到的是熟悉的香味。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我似乎對他說過自己喜歡吃菠菜。
把菜咽下以後,才發現我已經笑了。

也只有這種平凡的東西,才能滿足我。

子鑫脫下圍裙後從廚房裏走出來,然後呆站在一旁。晶瑩的黑瞳依然閃爍,而我看了心中卻有恍惚的哀傷。

明明近在咫尺,明明那銘刻在腦中的形影與面前女孩毫無差別,明明看見了,明明觸及了,明明……

我在呆楞中向她伸出了手

“為什麼站在那裏?

只是手朝向人,始終站立不動,好像沒有看到一般,毫無反應。然後在良久的沈默後,她終於動了,卻繞過了我對她我伸出的手,坐了在我的身旁。

 

我看著她,仿佛感受到我的目光般,她抬起了頭,目光相對間,就像陽光發了黴似的,她那黑得深邃的瞳眸中沒有光澤而是死水般的晦澀。

我看著那漆黑雙眸,倏地發現,不知從何時起,我已便猜不透她,就算眼睛是如此清澈,卻無能探究那深處,彷彿那不過是引君入甕的陷阱,一旦掉以輕心,便只能萬劫不復。

 

我埋著頭吃東西,菜的味道還是這麼的好吃,她的笑容還是那麼的好看

只是歐陽子鑫不再是我的歐陽子鑫

 

這樣的認知讓我不禁笑了起來,一時間,兩個瘋子都笑的前仰後合。或許有的時候笑真的可以療傷吧,哪怕只是片刻。

MokJi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