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但我聖誕假要補課~T_T

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請各位小心食用,內有不知所謂的文字和內容。

 

 「我們還在探索。」

 

 Begin   來自扎修的少年

  

 

1.6

然後不用花什麼力氣,受傷就被治癒了。 

 

 

 

IamLu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沒有在這裡發過文章
這是 第一次;)

四丁寶寶和敏婷
虎年快樂
身體健康
學業進步
虎年繼續愛四丁yeah~

順道說一聲 情人節快樂★

simplebo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這文是學校那篇<<昨夜煙花燦爛>>

因為寫前剛看了一篇文,我喜歡的那角色慘死了,於是怨念下就寫了這麼一篇內容有点離題的文

雖然並不高分,但說實在的,我蠻喜歡這文的

 

呼出的氣體巳成了白霧,天氣似乎更冷了, 攏了攏鬆散開來的外套,握緊手中代表著生命的藍色的風信子,快步走過充斥著刺鼻消毒藥水味的長廊。

輕輕的推開病房房門,寧靜的房裏只有脈搏顯示器規律的聲音在回蕩,悄然踏進房中,把手中藍色的風信子插放在床邊的玻璃瓶裏後,便搬過椅子坐在床邊凝視著你那恬淡的睡顏,微弱的光線從厚重的窗簾後透了進來,為你那蒼白的容顏鍍上了一層金黃, 就像昨天晚上那樣……

記憶是那樣的清晰,那潑墨般的黑夜、燦爛的煙花,還有你那溫暖的氣息。在那寒冷的天氣裏,我們就這樣依偎在一起, 隔著冰冷的玻璃窗,遠遠地眺望那璀璨的煙花。如火的紅,綻出濃濃的喜氣;鮮艷的黃,亦裝點著興奮的光彩, 一朵疊著一朵,一聲接著一聲,就像海邊的浪潮,時起時伏,一浪高過一浪。絢麗的煙花映上窗欞,在你臉上變幻著奇怪的色彩,禁輕輕的笑了起來,你帶著疑惑的眼光看向我,卻也沒說什麼,只是寵溺的揉了揉我的髮,可我看見了,你那淡淡的微笑。

''吶,下次也一起看煙花吧。''

經意間脫口而出的一句話讓氣氛瞬間冷了下來,彼此都知道,這是個註定破滅的誓言。上天給予你財富和智慧,卻忘了給予你時間,就像眼前這些盛開在夜色中的奪目的花朵, 一朵一朵的綻放在黑暗中,卻又一朵一朵的凋謝在無數同樣艷麗的花朵的光彩之下。它們,有著同樣絢麗的色彩,迷人的風姿,卻得不到第二次的生存機會。花兒,在屬於它們的季節綻放,凋零,然後重生,.然而煙花,只有那一刹那的卓越風采,火光熄了,它們,便再也回不來了……

''……''脈搏顯示器刺耳的聲音叫囂著,我回過神來,看到的卻是你再起伏的胸膛和顯示器那平直的橫線,再一次,我腦海一片空白的呆立在原地,直到匆忙趕到的醫生和護士把我從椅子上扯了起來並推開我,我才意識到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看著潔白的簾子被拉上的同時,我看到了,那散落一地的風信子。  

MokJi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油紙傘》
  因果之章※捌





  入目的是一具像是放了好多年的枯骨,正佔據她丈夫躺的位置。


  慘白色的骸骨被床頭燈照亮,泛著幽幽褐色。
  全身上下只剩下骨架,什麼也沒有。
  空洞的眼睛處,只是無盡的黑暗。


  女人失聲尖叫,內心卻是前所未有的清醒。
  她聽得見有一把聲音在說──全部都是她的錯。


  溫熱的液體止不住地自她那雙美目中傾流出。
  眼淚彷彿要見證,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是那麼的真切。
  一度錯誤的婚姻也終於到了落幕的時刻。


  人是不能戰勝命運的,能做的,只有改變自己,然後前行。


  這點如果她早些明白,也許今天就不會演變成陰陽相隔。如果她的丈夫也早些明白,放下憎恨,也許這兩人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也許是沒有也許。


  不管是任何人,在因果冢試圖改變現實,改變別人活著的軌道,改變過去,改變未來,定然不會有好果子吃。


  生命起始之時便注定有一天要結局。


  人不管在有生之年如何光輝,最後也剩下灰燼,回歸塵土。
  一切都有定數,強扭乾坤的結局還是只有一個,就是死亡。


  人生──


  那是每個獨立的生命體親手創造的、世上獨一無二的故事。
  世上沒有人能背離,那名為命運的軌道,即使被引渡去人界以外的因果冢。




  ※




  赤紅房間中的一角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異瞳女孩,面上似是被冰凍住一樣,沒有一絲孩童該有的天真稚氣表情,連口氣也是那樣淡淡的,帶著些與生俱來般的傲慢。


  「你為什麼要騙她?」


  時守懶懶地躺在沙發上,用雙手當枕頭墊著自己的腦袋,閉上眼睛假寐,羽睫下投出淡淡的一輪陰影。


  男子連話語也透著一份懶洋洋,帶著疲倦的鼻音說:「嘖嘖,我說過妳多少次,進來血陣之前要按門鈴先打招呼,妳怎麼就是不聽呢?這樣無聲無息的,萬一把我給嚇暈了可怎麼辦那?」說完舉目帶著笑意看了小女孩一眼,又自顧自地假寐。


  他笑了,一個淺笑,足以令初見的人窒息。


  當他的眼角眉梢也微笑起來的時候,令人感覺如像被一陣春風彿過面龐。五官明明只是能用很端正標緻來形容,甚至還有些許女性化的東方人輪廓,卻有著使人傾倒的氣質。但說到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那雙靈動的桃花眼,只有在因果冢的內部工作的人才看到過。他只會在自家人面前他會展現舒心的笑,對外都掛著聞名三界的招牌假笑,沒有一絲暖意,令妖魔鬼怪也心寒。他毫不在意別人察覺他假笑,只是常把今時今日服務態度是很重要這句話掛在嘴邊。


  小女孩不滿地瞪他,本來沒有絲毫血色的雙頰氣得發紅: 「每一個來這裡的人都是這副該死的樣子,而且都不喜歡答問題!」


  「我本來就死了。我睡著了,別吵我。」


  「你…!」這時的凡稼和剛出現在血陣時的她判若兩人,那個老成的表情早就飛到九霄雲外,現在她生氣的樣子活著是一隻被惹怒了的小貓,正張牙舞爪想攻擊人。


  「我騙她什麼了?我不覺得我騙了她,倒是我該說是她騙了我呢!小稼,難道妳要為了那個女人而責怪我嗎?」男子清雅的眉似真似假地皺成一團,眼簾還是緊緊閉合著。雖不至於一臉泫然欲泣這麼嚴重,但看到反應這麼誇張的時守,凡稼的臉無奈地抽搐著。


  「嗤,你倒是裝得有模有樣,不去拍電影真是浪費了!」


  「電影?妳還是丁點大的孩子就老是看人界那些電影,難怪會學壞了呀,先提醒你牙尖嘴利的小孩可不討喜哦!……我看這個月,就禁止看電視和上網吧。」


  「你說什麼?!」凡稼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叫了出來,像是貓被踩到尾巴一樣跳了起來,手指氣得一直抖,指著沙發上那個男子。
  「哼!你,不可理喻!以大欺小!濫用職權!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我我,我怎麼了呀?是有人詞窮了啊,這麼閒就拜託有空多學習一下。不過半年就認識這麼多詞彙已經很不錯了,值得讚賞。以你現在身體的成長速度很快會成年,到時候如果目不識丁,我恐怕你行成人禮時絕對會被妖貓一族笑得羞愧而死。」


  「囉嗦!那與你無關!騙她以為自己懷孕,到底是為什麼?」


  「呵?我確實沒有動什麼的手腳。懷孕只是她意識裡面的妄想,看到驗孕棒上是紅色不是藍色,那是她自己的幻覺,不關我事,這回我真是冤啊。我所做的事情只是順水推舟,她以為有孩子,我就讓她把刀插到肚子使意識中的孩子消失。可是本來不存之物如果我說那消失了的話,那我豈不是在騙人?」


  他的表情突然變得相當冷峻詭譎,接著說道:
  「於是我用了張紙人,施個咒讓紙人去當她的孩子,每晚光顧她房屋陪她玩。你不覺得這個方法實在是太妙了嗎?小稼,你該不會是在同情那個女吧,你的母親?」


  「我才沒有!」


  「真的沒有嗎?奇怪,你明明還有一半血肉是人類…」


  女孩貓瞳般的金色右眼中掠過冷漠,開口反駁:「我根本不認識她,對她我沒有任何感情,不過是個陌生人,只是取回名字而已。」


  「不是『取回』,而是『獲得』吧……呵呵。」


  凡稼似乎沒有發覺自己的拳頭握得死緊,偏過頭不想看到時守那種激起她暴力細胞爆發的表情。


  「啊,不逗你玩了,別生我氣啦,我準備了個驚喜給你呢。」他面上展露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擊掌兩聲。


  啪啪


  噠、噠、噠、噠



  節奏均勻得奇怪的腳步聲




  看到來者,凡稼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卻說不出一句話。


  這…這不就是她生父嗎?!



  似乎頗為滿意凡稼的訝異,時守嘴角一揚,淡淡地用悅耳清脆的聲音,對單膝跪在幾步之外的男子說道:


  「捨棄你的過去吧。你為人的記憶已經歸零,你已不再是人類。你喝下了我的血,出賣了靈魂,靠它活了下來。你的命是我的,我便是你的主人。我現在把鬼竹這個名字送給你,從今以後你將要聽令於我,你身心的一切,永遠也是屬於我。」


  「呵呵,成為我忠實的僕人吧。」


  話音未落,本來雙目渙散低垂著頭的銀髮男子,抬頭時雙眼忽然變得炯炯有神起來,堅定地回了聲:「是。」


  「這到底是……難道……」


  「聰明的小稼稼,正是那個『難道』呢。」
  「今天我的午覺睡不成了,我們去亭子裡下盤象棋吧。你這小孩子整天待在血陣對成長可是不好的。」


  他緩緩從沙發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


  三人腳下出現一個交錯複雜的黑色的紋章,散發著幽光。轉瞬間幾人的身影已隨紋章消失得無影無蹤,同時詭譎的房間中也再無一絲亮光可用來辨清事物,只剩下無盡的黑暗和變得濃烈的腥味。




  ※




  因果冢,讓人類承受「果」的地方
  它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沒有人知道它什麼時候開始存在


  有些人注定被牽引去那個地方
  還清過去的債,接受懲罰。也就是「惡果」


  也有人因為有生之年多行善,才得到引渡去因果冢
  以陽壽、其他重要事物作為交換,換來那些在人間沒法改變之物
  但改變現實後得到的,未必是善果
 
  人們道,那是不祥之地
  不管它可以帶給你什麼,也不要答應與它交易
  否則,將永遠困在它的魔障中,生世不能逃離


  古今都流傳著有關它的傳說,卻始終模稜兩可
  有人夢寐以求,有人避之不及
  但只有那些該去的人,才會得到引渡


  因果冢,
  為那些被魄徒招引來的可憐人們,達成不同的目的


  它給予,然後它奪走。




《因果之章-完》




=_= 序終於完了。
家長日來了呀我的天。


寫了這麼久才搞定
最喜歡的一章是……


八!


呃,貌似沒有什麼人看OTZ
可能序的故事很沒頭沒尾,希望正文能吸引一下大家仔線看。
序的作用大概就是讓大家認識一下這個故事的設定,還有正文的主角時守(守時?)啦。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Feb 04 Thu 2010 22:29
  • 空白





抬頭、


望天、


盼著。







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