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但我聖誕假要補課~T_T

目前日期文章:2010011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請各位小心食用,內有不知所謂的文字和內容。

 

 

「我們還在探索。」

 

 Begin   來自扎修的少年

 

 

1.5

這樣就看不到,荊棘滿途

 

 

IamLu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嗯,我真的很閒嗎?
我也覺得是。
不如直接說是懶好了O3O"


  「你真的是時守大叔?」


  男子的額上跳出一條青筋,五官的表情還是不變地說:「我剛才不是回答你了嗎?我就是時守。但我不是大叔,時守只是一個世人稱呼我的名詞,並非我的名字。」完美的微美要有即將破裂的徵兆,青筋一跳一跳好有動感。


  他內心低咒著那個不是第一次對人類說他是老男人的魄徒,逕自坐到沙發上,鮮紅的衣服跟黑沙發形成詭譎的對比度。零碎的黑色留海下是他黑得像沒底似的眼睛,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面前的人。


  「聽說你不想要孩子是吧?為此你願意做任何事情,付出任何你擁有的東西,並且跟我締結跟隨你一生直到死的契約嗎?」


  女人沉默了良久,牙關緊了又緊才吐出回應:「…我可以。」


  「你不問問你要付出的東西將會是什麼嗎?呵呵,不過問了也是沒法改變的東西,問也只是多餘。如果你心意已決的話就快點把手指頭咬破,讓血滴在地上面,下一位要來承受苦果的人還在街上亂轉呢,快點解決了你的事我便可以派人接他進來了。」


  像是放下了令她猶豫的理由,女人爽快地咬破了右手姆指的指頭,鮮紅的血珠湧出來,滴落在紅得嚇人的地上,同時就被地毯吸收了。


  眼前的景象在剎那間扭曲成混沌的顏色。


  空氣中瀰漫著不知從何傳來的腥臭味,女人不住地作嘔,卻什麼也吐不出來,只能苦不堪言地乾嘔。


  「用這把刀,自己狠狠地插到肚子裡面吧,伊芙小姐。」那個被稱為時守的男子遞過一把精緻的銀色小彎刀給女人,刀上面刻著奇異的紋章,像是一條蓄勢待發的蛇,圍繞在刀柄上。


  女人呆滯地接過,不明所以地看著男人。手上那冰冷的觸感正提示著她這是銀製的刀,刀身看起來很鋒利的樣子…


  「放心吧,這把刀不會傷害你,只會讓你肚子裡的東西消失。」


  時守的看見女人顫抖地握著刀,還在懷疑他的說話,也不發怒,只是默不作聲地站在旁邊,面上依舊帶著一個淺淺的笑。女人始終不敢用那把可以輕易剖開自己肚子的刀。


  「喲,妳認為妳一生之中做了多少件不能被饒恕的惡事?」男人忽然發問不相關的問題,輕輕揮動了一下右手手指,女人手上的刀便不受控制地往女人的肚子刺去。


  女人倒抽一口氣想尖叫出聲,以為這一刀下去她必死無疑,但是當刀尖和她的肌膚接觸那一瞬間開始,刀身就自動縮進了刀柄。也不知道比刀柄要長得多的刀身,到底為什麼能縮進刀柄。


  「……啊…?」


  「真是的,讓你自己親手插的話恐怕我等到天亮你也不會動手。『胎兒』已經不在了,我的任務已經完結。現在我要告訴你最重要的事,就是妳要失去的東西,還有懲罰。」


  「懲罰?」女人的腹部變回平坦的原狀。


  「不用緊張,『懲罰』就是說一個已成過去的故事給你聽而已。你上次生產的那天是你的生日對吧?比起預產期早了一個星期,那天的晚上,你是不是說因為要等你丈夫回家,所以不肯睡覺,在客廳的沙發上等了一晚?」


  「為什麼你會知道?」女人手上的刀掉落地上。


  時守面上的笑容稍稍加深,說:「在這裡不受時間和空間拘束,我知道了你的事有這麼出奇嗎?只要我想,隨時親眼看古時打仗的場面,甚至盤古開天地也行。第二天你由陣痛開始直到生產,都沒有看到自己丈夫出現過是吧?」


  「是……」


  「其實我要說的故事現在才正要開始。」時守走回了沙發邊舒服地坐了下來,「那天剛巧有一個穿得很正式燕尾服的男人被引領來這裡了,他用了餘下壽命的一半,來交換了我給他的血包,說是要救人,見他願意為救人而獻出一半陽壽,我也不想為難他支付太多,只是收了他的陽壽。說起來,你的血型,也是RH-吧?後來你因為你生產的時候他沒在你身邊所以你很恨他吧?」


  只見女人瞪著眼,一隻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說不出話來。


  「你生日的前一天的晚上他有表演,是他大學同學音樂會的嘉賓,表演他最拿手的鋼琴……」


  女人覺得所有聲音傳到大腦都變成了一樣的嗡嗡聲。高中時她第一次遇見那個男生,就是在台下看著他彈鋼琴,彷彿世界上所有的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那以後她拼了命要引起他的注意,可是她能感覺到,不知為什麼那個男生很討厭她的接近,像是在鄙視她的舉動。她以自己家族的勢力把那個男生周圍的朋友,特別是女性朋友,一個個剷除、逼走。


  現在想起來,這點就是最令他厭惡,避之不及的原因吧!


  「所以……喂喂,伊芙小姐你有聽我說話嗎?」


  「不好意思,分神了……請再說一遍…」女人頹然地回憶往事。


  時守嘖了一聲,說:「那天晚上他去給你找生日禮物,你第二天不是在他身上聞到香水味的嗎?那是他買完禮物後就收到你入院的消息,一整晚澡也沒有洗。你喜歡香水吧?本來他挑了好多種香水,可是因為他本人沒有找到合心的最後就買了那個布偶。結果那天早上十點,你生的女兒就辭世了。那孩子頑強地活了三個小時,似乎希望等待到自己母親醒來,親手懷抱她,看看她。那個嬰兒死後,你猜你那個丈夫幹了什麼?」


  「……他沒有跟我說…那是生日禮物…我以為,我以為他…」


  「後來,他成為了第一個兩次踏入因果冢的人。」
  「伊芙小姐,妳現在還恨他嗎?」


  男人面上的眼瞳內波譎雲詭,彷似能看穿任何人心中真正所想。




  ※持續



  考完試了,覺得自己好像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呀…
  兩、三章內完結,想好了劇情可是沒精力寫的感覺真糟糕!

  說起來謝謝留言(wwwww)!
  寫的文有人給評語的感覺很好因為這證明還入得了人的眼XDD

  RE:smile030 , mokjieyu

  啊哈哈女人沒有陰陽眼呢,女孩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東西…雖然也不是人類(?)
  聽過很多人說尋找前世之旅呢,有時間我也去看看@v@"

  是呢,能預計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的文,令人興趣大減呀。
  適當的時候有適當的轉折就最好了,希望接下來的劇惰還能令你們看下去:)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