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地獄BIO TEST,今天還在分神碼字……
看來這次真的必死無疑了 OTL|||

 

  《油紙傘》
  因果之章※伍



  「我是要……」女人顫抖著,視線飄忽不定。
  「我要把我肚子裡面那個孩子……」


  小女孩冷冷一笑,她面上的輪廓被手中的燈映得更深更詭異。


  「姐姐,妳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裡不是醫院,這裡是三界的交叉口。在這間店,得到指引前來的人們可以依靠我們達成他們力不能及的事,然後要以一半壽命做交換條件,並且一生都需要遵守和我們店契約,契約上面規定的都是使人感覺痛苦的事。」


  「所以,如果妳只是單純不想要孩子的話,請去醫院。」


  女人說:「不是的!我不是要墮胎……我要,讓這個孩子…從一開始就沒存在過……不要要他…死。因為、因為我肚裡孩子……」女人嗚咽著垂下頭,蹲了下來,頭髮遮住了她慘白的臉。


  「呵呵,每個人類的願望都這麼奇怪。」女孩垂下眼簾,看著女人的眼神中帶著憐憫,「我只能送妳到這裡了,妳繼續往前走,穿過那個黑漆漆的地方就能看到妳要找的人了。希望我們不會再見面為好……」女孩神情複雜地細看著女人,像要把她的樣子印在心裡般。


  「妳幫我取個名字吧,」女孩突然說道,眼中閃爍著一種叫不出名字的情緒,她又說:「我還沒有名字呢。」


  女人莫名地抬起頭來,對上了女孩的目光,停止了哭泣。


  「我出生不久就死了,所以到現在還沒有人替我改名字,我又懶得幫自己改。」小女孩露齒一笑,深藍的左眼笑得彎彎的,像是在說著一件與自己完全無關的事,「告訴你吧,我現在已經是死人了,不信的話,你可以摸我的脈搏……」


  女人呆滯地搖搖頭,有點不能消化女孩的話,不明白什麼女孩要告訴她這些,為什麼剛出世就死亡的嬰孩能長大到現在像六、七歲小孩。
  她回想起半年前的生產,目光變得有點黯淡,「以前我曾也有一個孩子生下來就馬上離開人世了,跟你一樣是個女娃兒,但連眼晴都沒睜開過就……」


  「什……她叫什麼名字?」女孩瞪大了眼睛。


  女人唇邊淡淡地綻放出笑容,說:「啊,她是個女孩子,我想把她的名字改做凡稼。因為我希望她做一個平凡的孩子,平凡地長大,平凡地愛人,平凡地被愛,一生都活得很幸福很幸福。」女人的聲音低得像是在說童話故事哄小孩入睡,帶著憧憬和苦澀,這一刻她好像在發出母愛的光。


  女孩安靜地聽著,好一會兒不能回過神來,道:「那我就叫凡稼好了,你就當你的孩子還活著。」她在女人訝異的眼光下轉過身,用調皮的語氣問:「我漂亮嗎?」


  雖然被女孩的問題和對話搞得一頭霧水,不過女人真心認為女孩是個長得極漂亮的孩子,可惜…已經死了。


  女人輕聲回答:「漂亮。」


  女孩沒有任何回應,安靜在樓梯的盡頭蔓延開來。女人似乎聽見了一聲若有若無的輕嘆,像一滴水珠落在湖中心,過後什麼也沒有。


  女孩重新轉過身來面對女人時,面上平靜無波。


  「你是…鬼嗎?」女人猶豫地問。


  「呵呵,我才不是那種東西,不過也算是…近親。」見女人的眼中出現了恐懼的神色,女孩樂得直笑:「哈,你可以走了,不用懼怕那個黑漆漆的地方,一眨眼就過了,就當是閉著眼睛走路,穿過那裡就能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她把燈交到女人手上,催促她趕快動身。


  「再見了…」女孩一直目送女人,直到那瘦削的身影和黑色交融,女孩左邊的眼瞳中沉默的深藍映不出那白色身影和周圍黑色之間的對比,看也不見女人的身影。


  她唇角掠上譏笑,彷彿預示不祥的事即將要發生。


  「…媽媽。」


  女孩撥開擋在右眼前的銀白留海,露出金色的右眼,瞳孔像是貓一樣垂直著的眼睛。


  沒錯,那是一隻貓眼。
  就算是黑暗中發生的事物,也逃不過她的觀察。


  ※


  無邊的黑暗是令她恐懼不已的,接下來要做的事和殺人其實本質上沒什麼區別更是使她不住發抖不安。


  可是她不得不走過這裡,才能補救自己的錯事。
  她認為,即使那需要用自己的壽命來交換,那孩子也是必須消除的罪孽,不可以留於世上。


  不能普通地墮胎,她要讓這件事從沒發生過,她要讓孩子消失…


  「啊,不能這樣……」女人的腳步頓住,「這是我的孩子……這是我的孩子……我怎麼可以這麼狠的心…不不不……這不是我的孩子…這不是、這不是……」


  「也許我該偷偷把他生下來嗎……啊呀呀呀──!」她的腹部突然巨痛,像是有什麼在抓著她的肚子下亂動,然後體積慢慢變大。女人彎下身痛苦地抱著自己變大的腹部,光潔的額頭滲出冷汗,眉頭也擰成了一團。


  在黑暗中她逐漸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地上。她感覺到地質變得不一樣了,跟樓梯的石製不同,像有一層軟綿綿的東西覆蓋在地面,但她無暇理會這些,疼痛令她失去思考能力。


  「啊啊!肚子好痛!!」白色的連衣裙隆起了,即使在黑暗中看不見東西,女人清楚地感知到寒冷的空氣和肌膚的接觸面增加了。


  「救命!…啊……好痛啊…好痛啊……」


  像是有東西,即將破殼而出。


  女人緊閉眼睛,腦海傾刻之間浮現了一幕她最不想看到的畫面。
  ……是她罪孽的起點。


  這時候,眼簾忽然變得通紅一片。
  痛楚消失得無影無蹤,速度快得令人咋舌,似乎從沒有出現。


  女人吃驚地睜大了眼睛,又不適地瞇起眼,無法馬上應付突如其來的亮光,只看見了有一人影站在自己的旁邊。


  「你聽不到嗎?你的孩子說他不想死,所以便想自己跑出來。」一把男聲這樣說,好像有點譏諷的意味在其中。


  女人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向下看不禁嚇了一跳。她的腹部,大得像是懷孕差不多八、九個月的孕婦,本來修腰的緊衣裙束縛得她很不舒服。


  她害怕地環視四周,是一間房間,地面每個角落都鋪著紅色的地毯,對面有一張很大很大的布質黑色沙發,四面牆都塗滿紅色的油漆,天花板上有很多看起來像是咒文的符號,黑色的花紋像是蛇一樣纏在天花板和牆上。


  這裡沒有門!


  女人意識到這件事時,牙關也不禁發抖。
  對於神鬼之說本來她只是半信半疑,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去找自己在這方面頗了解的姑姑,才來到了這個詭異的地方。早知會這麼可怕,她寧可冒著被丈夫發現的危險去醫院把孩子拿掉!


  但現在肚子突然變成這樣,孩子已經不能靠做手術拿掉了…


  她僵硬地偏過頭看向一直站在她幾步之遙外的男人。
  「……你就是『時守』嗎?」


  女人看著那個穿著唐裝的男人,衣服上寫滿她不懂的中國文字。黑色的短髮,黑色的瞳仁,面上沒有什麼血色。東方人的輪廓,帶著一個像是雕刻出來的微笑,由一開始就掛在臉上,黑瞳看著她,教她心寒到極致。


  「看來你聽得懂中文呢,幫大忙了。」
  「沒錯,我就是時守,而這裡就是你找的地方,因果冢。」

 

  ※持續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