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紙傘》
  因果之章※肆





  ──半年後女人發現自己再次懷孕了。

  手握著驗孕捧的她陷入了沉思。


  這半年內,她丈夫對她無微不至地照顧著,跟以前差天共地。不過她發現自己沒有以前想像中的高興,除了剛開始的一點點驚喜,現在倒是換成了她對丈夫無動於衷。


  邊摸著自己還是平坦未顯示出懷孕徵狀的小腹,女人質疑自己是否真的那麼愛她的丈夫,抑或她只是喜愛征服。


  …她覺得,自己並不是很期待這個孩子的到來。


  ※


  兩天後,女人趁著自己丈夫不在家,打的去了姑姑的家,經她姑姑的指示,她去了一個地方。


  依照朋友畫的地圖,她穿街過巷才來到這個偏僻區域,小路上沒有行人,兩邊只有數間看起來陳舊又沒有營業的店舖。女人不禁打了個冷顫,拉緊了身上的披肩,不再東張西望只看前路和地圖。


  走了不知多久,一個個彎她拐了又拐,終於走到了一間散發古舊氣味的店舖面前,喃喃說:「應該在這一帶的……」但這附近開門做生意的只有這一家店。


  店內被重重厚窗簾遮蓋著,她看不見內裡的情況。


  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背後,女人轉身,背後卻空無一人。


  錯覺嗎?
  輕呼一口氣後她又望著這間店猶豫不決。


  「這位姐姐,」甜美稚嫩的女聲在她身後響起:「你是來幹什麼的呢,妳是迷路了嗎?嘻嘻,要我幫忙嗎?」


  女人的呼吸一窒。


  「姐姐妳被我嚇到了嗎?」身高只到女人腰際的女孩得意地笑著,緩步走到女人的跟前欣賞對方的臉色,瞇著的左眼中是一隻深藍色的眼瞳。


  女人的臉色因為被耍而變得鐵青,精緻的五官也因而繃得緊緊。
  「小娃娃……妳打哪蹦出來的?」語氣中滿是不悅。


  女孩身上是花巧的藍白色裙子,卻穿著白白的芭蕾舞鞋,銀白色的頭髮扎成了兩條辮子,長長的留海撥在一旁擋住了她的右眼,手上拿著一把沒什麼實際作用的小小花邊傘子。


  「姐姐妳還沒有回答我,你是來幹什麼的?」


  「這…與你無關吧。」


  「有啊,因為如果你沒有目的是不能走到這裡的,順便告訴你,迷路到這裡的機率只有0.000%喔。」


  女人表示不能理解,她完全不懂女孩在說什麼:「你到底在說什麼呀……說起來,0.000%那也是0%吧!」


  女孩的眼神慢慢變得冷冰冰,「快說,別浪費我的時間。」


  『搞什麼啊,這孩子……』女人被看得有點不寒而慄的感覺,嘴巴也不禁順從地回答:「我是來找人的……」


  「哈,果然是這樣嘛,怎麼不早說?跟我來。」女孩面上剎時出現一個清淡的淺笑,臉頰還有淺淺討喜的小酒窩。


  可是有一瞬間,女人以為自己眼前出現了一隻魔鬼。




  忽然到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清醒過來時,她正跟著小女孩在通往未知深處的長長樓梯上走著。很驚訝,可是想了一會她就心下了然,畢竟在這個地方,無論發生什麼超自然現象都正常不過。


  小女孩手上提著一盞燈,發出昏黃的光,照明了樓梯兩邊的牆,上面有些古老的銅製蠟台。她的呼吸間總是聞到有種若有若無的刺鼻味道,令女人想作嘔。


  「這是什麼味道呀,好難聞……」


  「只有即將遭殃的人,走這條路時才會聞到有味道,愈倒霉的人聞到的味道愈濃。小姐,我倒是什麼也聞不出來呢。」


  「你來這裡是因為你肚內的孩子嗎?」女孩頭也不會地問。


  聞聲女人的眼皮一跳,思索了一會兒覺得沒有必要掩飾,便答了女孩說:「是。」除了她們對話的聲音和女人沉重的呼吸聲,這裡只有梯級仄仄的響聲。


  「你是透過誰得知這個地方的?」


  「是我姑姑告訴我的…」


  女孩踩在樓梯最底一級停下步伐,幽幽地回頭睨望她,道:「出到外面不要再提這個人,那只是我們派去把訊息傳給你的使者,以後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不會記得這個人的存在。」

  如果你提起和你姑姑有關的半句說話,就會被關到牢獄裡。


  「好好記著這個規矩,那個牢獄進了就永遠出不來了。」


  「……知道了。」女人冷汗吟吟,她是想問為什麼出不來的,可是恐懼勝過了她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你在她口中,了解這裡到什麼程度?」


  「她說,來這裡找一個叫做『時守大叔』的人,他不是一般人,他是能幫我解決煩惱的人…」


  前方的黑暗是女孩手中的燈怎麼也照不明的地帶。


  「現在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找那個人,打算做什麼?」




  ※持續


  考試快完吧快完吧………= =++++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