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但我聖誕假要補課~T_T

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油紙傘》
  因果之章※柒




  兩次到來的原因,皆不是為了自己。
  在人類,在這群自私的動物中,這個男人算是異類了。
  是偉大,還是有什麼隱衷?


  那個人又一次踏入因果冢的原因,他很有興趣知道。


  「以我所知,你日常的舉動都在反映著你非常厭惡你的妻子,但你卻為了她又一次來到這裡……難道,你愛上你的妻子了嗎?」


  時守漫不經心地問著眼前面色如紙的男人。他正坐在沙發上,左手玩弄著戴在右手姆指上鑲嵌著翡翠的銀戒指。翡翠通體剔透,散發柔和的螢白光澤,不是那種常見的碧錄色翡翠,而是半透明的白色,清亮似水,毫無雜質,比起時守那沒有溫度的指尖更冰涼。


  而時守面前站著的男人一頭銀色的頭髮,看起來像是失去了光彩和生命,成了死氣沈沈的灰色,湖藍色的眼眸濕潤,瞳孔卻無神地盯著赤紅的地上。正懷抱著一個用多層綿布仔細包裹的初生嬰兒,指尖發白。男人的面上閃過多種複雜的情緒,似是在回憶舊事,目光也愈發沈重。


  良久,他輕輕搖了搖頭,說:「不是的,我依然非常恨她。」說完男人的雙手微微顫抖著,低頭看了一眼閉合著眼簾的嬰兒屍體。


  「你在開玩笑吧?」像是聽到了冷笑話般,時守面上扯開一抹無奈的笑,繼續道:「據我所知,為仇人而減短自己生命的人,不是天生的蠢材也就只有下凡的聖母才會那樣做了。呵呵,不過我認識的聖母不是瑪利亞……我認識的那個聖母恐怕也沒那麼好心呢。」


  男人不知該如何回應時守的話,也不好奇世上是否真的有不止一個聖母,聲音帶著淡淡自嘲說:「也許我就是你口中說的蠢材吧。我是真的非常恨她的,可是我的確是欠她太多了,欠了好多……」說到後面他的聲音漸漸弱了下來,像是在自言自語般。


  是那個女人把他大學時期心儀的同學從他身邊帶走,是那個女人使手段令他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離開他,那個女人的愛是那麼使他憎惡、雞皮疙瘩,那麼的瘋狂……後來,因為長輩們,還有那個女人的家族施加的壓力,作為沒有繼承家業而選擇了鋼琴的代價…終於他逼不得已與那女人結婚。


  他覺得這一切都是錯誤的,從一開始,就錯得離譜。


  但又不得不承認那個女人的執著,堅持令他很佩服,曾經令他動容,想放下過去那些負面的回憶,可是……內心一直有一個強烈的聲音在說著,不能掉到陷阱裡,那個女人定是有別的居心才裝模作樣,絕對不能敗給她,要是交出真心,就會徹底地輸了……其實,心是明白的。即使那個女人做了那麼多令他痛恨的事,她對他的心不是假的,只是,愛的方式大錯特錯了……


  前事叫他永遠不會愛上她,就這樣,他耽誤了她六年的青春,冷淡地對她六年,她在他的面前卻好像一點也不介意這回事,不知道這回事。於是他開始懷疑,他這樣做是不是錯了……


  直至聽到她性命危在旦夕的時候,他身上的血液好像凍得凝結了一樣,那時候他才發現,那女人早已經如蔓藤般,纏繞著他的心臟。


  而原因……他也不懂。


  滿載鮮紅的房間中,因再無人發言而變得靜謐。


  嘀嗒、嘀嗒、嘀嗒……

  微弱的指針跳動聲像是驚醒了他般。


  「請幫我…!讓這孩子活過來!」男人看向時守的目光如像看著一條極幼的救命稻草,那麼一點的期昐,那麼多的絕望。男人單手把外套內的懷錶取出,打開一看發現已經是正午十二點。


  時守微揚起了下巴,薄薄的唇抿著不置可否,眼中多了分好奇。


  「辦不到。」他斬釘截鐵地說,果然看見男人的表情變得更加的絕望,更加的無助,又接著道,「人死不能復生,雖然本人可以做到,但是在因果冢進行的交易中,我決不能做這件事。」


  「……」見男人開口正想說些什麼,時守又說:「不過我也不想在妖界那邊傳出『玉樹臨風的時守大人也有辦不到的事情』這種傳言,所以…不如把目標稍微作點改變如何?」


  男人的眼中出現亮光,忙問:「要怎麼樣改?」


  「我雖不能讓她以人類的身分活過來……但是,把她的身體和妖怪的血肉混合,使她變成半妖活過來,我能辦到,正好我也入手了一隻妖貓的屍骸…要視乎你是否介意她不能再身為人類,她以後也不能和你們有任何交集。加上…你要付出的代價也很高呢,死而復生這種東西很貴的喔……」


  「多少我都願意給!」男人快速地回答。


  「你目前餘下的九成陽壽,還有……你妻子的忠貞。」時守瞇起了眼睛,目光卻緊緊地鎖定著男人的臉,不放過一絲一毫細微的表情變化,結果對方爽快地咬破手指頭讓血滴落在地上。


  他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墨黑的眼瞳中有著幾分明瞭的神色。




  「契約成立。」







  男人的嘴角剛剛展現一個釋然的弧度,不料一陣帶著白霧的勁風迎面吹來,夾雜著不知從哪裡來的清幽花香氣息,周遭的赤紅被掩蓋,當視野重新變得清晰後的時候,他已回到了自己家中的大廳。他懷中曾緊抱著的嬰兒已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餘溫,沒有痕跡。


  虛空中忽然飄來時守冷清的聲音,傳入他耳中。


  「你只剩下半年的壽命,如果在你死期到來之前,你的妻子沒有背叛過你與別人苛合,那我就讓你活下去。」


  男人的拳頭緊了緊,眼中不見有後悔之色或特別情緒,眉宇間一片陰霾,把之前被他擱在家中桌子上的布偶帶上,冷靜地步出家門,前往她妻子所在的醫院。




  ※




  「故事已經說完了。請回答我的問題,妳恨他嗎?」


  女人受了很大的打擊,接受不了這件事,連眨眼都忘了,乾澀的眼睛慢慢滲出水來,她僵硬地搖頭,脫力地伏在地上:「我不恨他,我不恨他……不知道……我不知道……」


  「那你為什麼背叛他呢?」


  「那孩子確實不是我丈夫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那時會對不起他,我明明,我明明那麼愛他……」


  「呵呵,那是注定的,他第二張契約要你出軌,那是你也沒有辦法改變的命運,至於要說為什麼有這種命運……也是你咎由自取。好了好了,別這麼快就支持不住,第一個懲罰剛剛完了。」時守站起來走到女人的身邊,搖了搖她的肩。


  「……什麼?」女人感覺到在被時守的手接觸的肩,傳來一股寒氣流到她的四肢,懼怕地從時守的身邊退開了。


  「你日后就會知道,慢慢品嘗吧,呵呵……」


  時守的面上雖然還是一個微笑,一雙桃花眼,女人卻覺得那駭人到極點,那墨黑的眼睛中毫無笑意和溫度,像是要馬上吞噬她的靈魂,連身邊的空氣都變得冷颼颼的。她恨不得立即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更希望從來沒進來過。




  「妳的陽壽我已取去一半,妳可以滾了。」
  明明是溫和的嗓音,說出來的內容卻是極大的對比。


  女人感覺自己掉進一個深淵,那些令人寒心的紅光離她愈來愈遠,那張臉也變得模糊,消失不見。


  從今天起直到你死之前,都一直要晚上跟小寶寶玩喔。
  慢慢享受我給你的特別安排吧,你還有十年呢。


  女人驚惶地打了個冷顫。


  忽然醒來,在軟棉棉的床上坐直了身子,被汗滲透了衣衫。她全身還是止不住發抖,在黑暗中摸索到床頭燈的開關,按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持續




帷幕即將完結,因果之章完了後就是正文開始了唷唷唷
雖然還沒有想好要寫些什麼……


因果,是好長的序章=_=
好長好長好長好長好長好長好長好長。
我的耐心已經消耗完了乾脆跳去正文吧XDDDD


不相干的角色連名字都懶得起。
伊芙也是亂起的。
但普通的角色,用普通不顯眼的名字,倒是合適得很呢。


我比較喜歡輕鬆一點的氣氛,以後內文風格會很歡樂~w~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Jan 20 Wed 2010 21:23





我想說,尚未二月,已經期待那短短的十天寒假。






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真抱歉,這麼久才更文

要知道我是量產型的,週更是沒可能,日更更是荒謬

但這文不会坑的......我以我少得可憐的人品保證(速逃

  

第三章 

當他們倆從突然的驚嚇中回過神來時, 歐陽逸巳乘這空當走遠了。

我不要再看見他。長長劉海下的那雙眸子,仍舊是黑沉沉的古井無波。

只是,他畢竟是妳的弟…’皺著劍眉, 蕭煉語氣中是滿滿的不贊同。

我說,我不要再看見他。一字一頓的語句,帶著無可抗拒的強勢。

‘……我在車上等妳。驚訝於那突如其來的強勢,蕭煉頓了好一會才吐出了這麼一句話,然後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當歐陽子鑫步出大門時,便看見已經提了車在一旁等著的蕭煉,而蕭煉看到歐陽子鑫後亦捏滅了剩下不多的煙,待歐陽子鑫坐穩後便以一種相當彪悍的起步速度把車子給飆了出去。

車子剛一拐上公司前面的公路的時候,歐陽子鑫就仰頭靠在了後座的靠背上,閉著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蕭煉的車開得很穩,車窗外面的樹木全部在一同一種頻率掠到他們的後面去,他們就這麼一路無話的驅車往歐陽家去,直到,在最後一個交叉路口的時候——

“為什麼?” 蕭煉的聲音裏有著察覺不到的顫抖。

歐陽子鑫當然明白他想問的是什麼,他們倆都知道歐陽逸在背後所搞的鬼,只是他們一直採取縱容的態度,蕭煉的意思是為何不能再縱容一次,只眼開,只眼閉呢?

眨了眨眼,歐陽子鑫語氣仍舊是淡淡的你知道的,我做事有個原則,就是我身邊的人所做的事只要不真正的威脅到公司,都無所謂。我可以對此作出在我所能忍受範圍內的退讓。

 說道這裏的時候,歐陽子鑫忽然把看著楚淩的目光移向了窗外,沉穩到幾乎古井無波的眼睛中,終於帶上了一絲追憶的色彩……

還記得麼?小逸小時候的樣子,總是跟在我們後頭,姊姊、姊姊的喊著,那個時候我以為這些美好的日子會一直繼續下去,就算他妒忌我,就算他憎恨我,但是時間最後會磨平一切。只是我早就應該明白,我們彼此之間已經決裂了,他危害到公司,就要去除。

從倒後鏡中往後看了一眼,肅煉皺了鄒眉,他不懂她了。儘管小逸這次的確過份了,只是他始終不能接受她的決定,或許他就是懦弱,無法面對現實,明明決定要扮演殘害者,但最後卻還是無法克制的去擔心別人。只是無論如何,他都不想傷害小逸。他知道歐陽家絕對不會出現頭腦簡單的草包,但他還是自私的不想讓她捲入這種激烈的家族鬥爭之中,他承諾過的,會永還保護她,所以這一切,就讓他來承受。

 我會找到歐陽逸的。

----------------------------------------------------------------------------------------------------

歐陽集團在這半年裏發展得一直不順利。

先是旗下的一家化妝品的分公司研究出來一組新配方外泄,接著網路上便開始流傳這組歐陽集團即將推出的化妝品裏面含有激素,流言通過網路這一特殊途徑越傳越廣越傳越大,後來竟然傳到了可以導致皮膚癌的地步。雖然最後還了謝氏一個清白,但那組化妝品推出後市場卻是一片慘澹,只是,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年後,因為各種各樣不大不小的原因謝氏的股票一直在小幅度的下跌,謝氏做出各方面的努力仍舊控制不住各種負面的報導和謠傳。之前的一些被歐陽集團壓制的小企業趁機鑽了不少空子,以至於讓這樣的跌幅一直持續到五月末。在這期間,還有一些幫歐陽集團洗錢的銀行忽然盯住,出口到國外的貨物在到達的時候便被當地海關扣住,等等等等諸如此類的事件,雖然不至於動搖歐陽集團的根本,但連番的被陰謀打壓,對於這個向來說得上話的家族企業而言,算得上是一不小的恥辱。連帶著,整個歐陽集團的辦公大樓的氣氛都是一片陰霾。

歐陽大宅,歐陽子鑫的書房內,此刻,尹飛,歐陽子鑫的心腹之一,正負手站在歐陽子鑫的辦工桌對面,皺著眉頭語氣陰沈的道我現在就去把那叛徒抓出來!’  ‘!’頓了一下,歐陽子鑫接著道這事我會處理的,你就別插手。尹飛皺眉垂眼稍微想了一下,然後猛然抬頭,目光卻已經清明起來是肅煉,對吧?妳早知道的。為什麼沒有早下手去阻止?質問的話氣令歐陽子鑫不快,語氣陰沉的喝道尹飛,注意你的態度!’ 尹飛臉色變了變,意識到自已的越矩,連忙道抱歉,一切會按照妳的意思去辦的。’ ‘嗯,去吧。

整個書房裏只剩下歐陽子鑫一個人,過大的面積讓這個空間顯得格外的空蕩和冷清。她在老闆椅上又坐了會兒,卻沒有在看什麼東西,只是這麼沉寂而靜默的坐著,臉上冷冽的表情逐漸在這種一個人獨處時的平靜中被淡化下去,更多的複雜慢慢浮現在眼底……為什麼那麼多人都背叛她,他們都可以為了他們想要的而背叛的冠冕堂皇,逃離得理所應當。可是她呢?她應該逃到哪里去?她能逃到哪里去?小逸恨她,恨她得到了一切,她明白,她理解。肅煉怨她,怨她的狠心腸,她卻不能接受。她是歐陽家的家主,歐陽集團的百年基業全壓在她頭上,她能怎樣做?最令她受不了的是,這青梅竹馬,陪著她一路風風雨雨走過來的男人,就這麼瞭解自己,多少年的相處,她歐陽子鑫的人品在他肅煉眼裏竟然就這麼不堪!

而最可笑的是,她下不了手,對小逸是,對肅煉更是如此。明明從那天起就決定了要不顧一切的往上爬,只是從自已將抓小逸的任務交給肅煉時,她就明白,自己還是放不下那現在看起來諷刺極了的友情,明明知道依肅煉的性格是不會下的了手,讓肅煉去抓他,這根本就是明明白白的要放了歐陽逸一條生路!

她從老闆椅上站起身,轉而走到窗邊,看著窗外月朗風清的夜,眼中的複雜再一次逐漸轉變成了冰冷,她昰心慈手軟,但是——

沒有人可以拿著這份仁慈當做揮霍的資本。

MokJi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請各位小心食用,內有不知所謂的文字和內容。

 

 

「我們還在探索。」

 

 Begin   來自扎修的少年

 

 

1.5

這樣就看不到,荊棘滿途

 

 

IamLu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嗯,我真的很閒嗎?
我也覺得是。
不如直接說是懶好了O3O"


  「你真的是時守大叔?」


  男子的額上跳出一條青筋,五官的表情還是不變地說:「我剛才不是回答你了嗎?我就是時守。但我不是大叔,時守只是一個世人稱呼我的名詞,並非我的名字。」完美的微美要有即將破裂的徵兆,青筋一跳一跳好有動感。


  他內心低咒著那個不是第一次對人類說他是老男人的魄徒,逕自坐到沙發上,鮮紅的衣服跟黑沙發形成詭譎的對比度。零碎的黑色留海下是他黑得像沒底似的眼睛,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面前的人。


  「聽說你不想要孩子是吧?為此你願意做任何事情,付出任何你擁有的東西,並且跟我締結跟隨你一生直到死的契約嗎?」


  女人沉默了良久,牙關緊了又緊才吐出回應:「…我可以。」


  「你不問問你要付出的東西將會是什麼嗎?呵呵,不過問了也是沒法改變的東西,問也只是多餘。如果你心意已決的話就快點把手指頭咬破,讓血滴在地上面,下一位要來承受苦果的人還在街上亂轉呢,快點解決了你的事我便可以派人接他進來了。」


  像是放下了令她猶豫的理由,女人爽快地咬破了右手姆指的指頭,鮮紅的血珠湧出來,滴落在紅得嚇人的地上,同時就被地毯吸收了。


  眼前的景象在剎那間扭曲成混沌的顏色。


  空氣中瀰漫著不知從何傳來的腥臭味,女人不住地作嘔,卻什麼也吐不出來,只能苦不堪言地乾嘔。


  「用這把刀,自己狠狠地插到肚子裡面吧,伊芙小姐。」那個被稱為時守的男子遞過一把精緻的銀色小彎刀給女人,刀上面刻著奇異的紋章,像是一條蓄勢待發的蛇,圍繞在刀柄上。


  女人呆滯地接過,不明所以地看著男人。手上那冰冷的觸感正提示著她這是銀製的刀,刀身看起來很鋒利的樣子…


  「放心吧,這把刀不會傷害你,只會讓你肚子裡的東西消失。」


  時守的看見女人顫抖地握著刀,還在懷疑他的說話,也不發怒,只是默不作聲地站在旁邊,面上依舊帶著一個淺淺的笑。女人始終不敢用那把可以輕易剖開自己肚子的刀。


  「喲,妳認為妳一生之中做了多少件不能被饒恕的惡事?」男人忽然發問不相關的問題,輕輕揮動了一下右手手指,女人手上的刀便不受控制地往女人的肚子刺去。


  女人倒抽一口氣想尖叫出聲,以為這一刀下去她必死無疑,但是當刀尖和她的肌膚接觸那一瞬間開始,刀身就自動縮進了刀柄。也不知道比刀柄要長得多的刀身,到底為什麼能縮進刀柄。


  「……啊…?」


  「真是的,讓你自己親手插的話恐怕我等到天亮你也不會動手。『胎兒』已經不在了,我的任務已經完結。現在我要告訴你最重要的事,就是妳要失去的東西,還有懲罰。」


  「懲罰?」女人的腹部變回平坦的原狀。


  「不用緊張,『懲罰』就是說一個已成過去的故事給你聽而已。你上次生產的那天是你的生日對吧?比起預產期早了一個星期,那天的晚上,你是不是說因為要等你丈夫回家,所以不肯睡覺,在客廳的沙發上等了一晚?」


  「為什麼你會知道?」女人手上的刀掉落地上。


  時守面上的笑容稍稍加深,說:「在這裡不受時間和空間拘束,我知道了你的事有這麼出奇嗎?只要我想,隨時親眼看古時打仗的場面,甚至盤古開天地也行。第二天你由陣痛開始直到生產,都沒有看到自己丈夫出現過是吧?」


  「是……」


  「其實我要說的故事現在才正要開始。」時守走回了沙發邊舒服地坐了下來,「那天剛巧有一個穿得很正式燕尾服的男人被引領來這裡了,他用了餘下壽命的一半,來交換了我給他的血包,說是要救人,見他願意為救人而獻出一半陽壽,我也不想為難他支付太多,只是收了他的陽壽。說起來,你的血型,也是RH-吧?後來你因為你生產的時候他沒在你身邊所以你很恨他吧?」


  只見女人瞪著眼,一隻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說不出話來。


  「你生日的前一天的晚上他有表演,是他大學同學音樂會的嘉賓,表演他最拿手的鋼琴……」


  女人覺得所有聲音傳到大腦都變成了一樣的嗡嗡聲。高中時她第一次遇見那個男生,就是在台下看著他彈鋼琴,彷彿世界上所有的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那以後她拼了命要引起他的注意,可是她能感覺到,不知為什麼那個男生很討厭她的接近,像是在鄙視她的舉動。她以自己家族的勢力把那個男生周圍的朋友,特別是女性朋友,一個個剷除、逼走。


  現在想起來,這點就是最令他厭惡,避之不及的原因吧!


  「所以……喂喂,伊芙小姐你有聽我說話嗎?」


  「不好意思,分神了……請再說一遍…」女人頹然地回憶往事。


  時守嘖了一聲,說:「那天晚上他去給你找生日禮物,你第二天不是在他身上聞到香水味的嗎?那是他買完禮物後就收到你入院的消息,一整晚澡也沒有洗。你喜歡香水吧?本來他挑了好多種香水,可是因為他本人沒有找到合心的最後就買了那個布偶。結果那天早上十點,你生的女兒就辭世了。那孩子頑強地活了三個小時,似乎希望等待到自己母親醒來,親手懷抱她,看看她。那個嬰兒死後,你猜你那個丈夫幹了什麼?」


  「……他沒有跟我說…那是生日禮物…我以為,我以為他…」


  「後來,他成為了第一個兩次踏入因果冢的人。」
  「伊芙小姐,妳現在還恨他嗎?」


  男人面上的眼瞳內波譎雲詭,彷似能看穿任何人心中真正所想。




  ※持續



  考完試了,覺得自己好像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呀…
  兩、三章內完結,想好了劇情可是沒精力寫的感覺真糟糕!

  說起來謝謝留言(wwwww)!
  寫的文有人給評語的感覺很好因為這證明還入得了人的眼XDD

  RE:smile030 , mokjieyu

  啊哈哈女人沒有陰陽眼呢,女孩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東西…雖然也不是人類(?)
  聽過很多人說尋找前世之旅呢,有時間我也去看看@v@"

  是呢,能預計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的文,令人興趣大減呀。
  適當的時候有適當的轉折就最好了,希望接下來的劇惰還能令你們看下去:)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明天是地獄BIO TEST,今天還在分神碼字……
看來這次真的必死無疑了 OTL|||

 

  《油紙傘》
  因果之章※伍



  「我是要……」女人顫抖著,視線飄忽不定。
  「我要把我肚子裡面那個孩子……」


  小女孩冷冷一笑,她面上的輪廓被手中的燈映得更深更詭異。


  「姐姐,妳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這裡不是醫院,這裡是三界的交叉口。在這間店,得到指引前來的人們可以依靠我們達成他們力不能及的事,然後要以一半壽命做交換條件,並且一生都需要遵守和我們店契約,契約上面規定的都是使人感覺痛苦的事。」


  「所以,如果妳只是單純不想要孩子的話,請去醫院。」


  女人說:「不是的!我不是要墮胎……我要,讓這個孩子…從一開始就沒存在過……不要要他…死。因為、因為我肚裡孩子……」女人嗚咽著垂下頭,蹲了下來,頭髮遮住了她慘白的臉。


  「呵呵,每個人類的願望都這麼奇怪。」女孩垂下眼簾,看著女人的眼神中帶著憐憫,「我只能送妳到這裡了,妳繼續往前走,穿過那個黑漆漆的地方就能看到妳要找的人了。希望我們不會再見面為好……」女孩神情複雜地細看著女人,像要把她的樣子印在心裡般。


  「妳幫我取個名字吧,」女孩突然說道,眼中閃爍著一種叫不出名字的情緒,她又說:「我還沒有名字呢。」


  女人莫名地抬起頭來,對上了女孩的目光,停止了哭泣。


  「我出生不久就死了,所以到現在還沒有人替我改名字,我又懶得幫自己改。」小女孩露齒一笑,深藍的左眼笑得彎彎的,像是在說著一件與自己完全無關的事,「告訴你吧,我現在已經是死人了,不信的話,你可以摸我的脈搏……」


  女人呆滯地搖搖頭,有點不能消化女孩的話,不明白什麼女孩要告訴她這些,為什麼剛出世就死亡的嬰孩能長大到現在像六、七歲小孩。
  她回想起半年前的生產,目光變得有點黯淡,「以前我曾也有一個孩子生下來就馬上離開人世了,跟你一樣是個女娃兒,但連眼晴都沒睜開過就……」


  「什……她叫什麼名字?」女孩瞪大了眼睛。


  女人唇邊淡淡地綻放出笑容,說:「啊,她是個女孩子,我想把她的名字改做凡稼。因為我希望她做一個平凡的孩子,平凡地長大,平凡地愛人,平凡地被愛,一生都活得很幸福很幸福。」女人的聲音低得像是在說童話故事哄小孩入睡,帶著憧憬和苦澀,這一刻她好像在發出母愛的光。


  女孩安靜地聽著,好一會兒不能回過神來,道:「那我就叫凡稼好了,你就當你的孩子還活著。」她在女人訝異的眼光下轉過身,用調皮的語氣問:「我漂亮嗎?」


  雖然被女孩的問題和對話搞得一頭霧水,不過女人真心認為女孩是個長得極漂亮的孩子,可惜…已經死了。


  女人輕聲回答:「漂亮。」


  女孩沒有任何回應,安靜在樓梯的盡頭蔓延開來。女人似乎聽見了一聲若有若無的輕嘆,像一滴水珠落在湖中心,過後什麼也沒有。


  女孩重新轉過身來面對女人時,面上平靜無波。


  「你是…鬼嗎?」女人猶豫地問。


  「呵呵,我才不是那種東西,不過也算是…近親。」見女人的眼中出現了恐懼的神色,女孩樂得直笑:「哈,你可以走了,不用懼怕那個黑漆漆的地方,一眨眼就過了,就當是閉著眼睛走路,穿過那裡就能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她把燈交到女人手上,催促她趕快動身。


  「再見了…」女孩一直目送女人,直到那瘦削的身影和黑色交融,女孩左邊的眼瞳中沉默的深藍映不出那白色身影和周圍黑色之間的對比,看也不見女人的身影。


  她唇角掠上譏笑,彷彿預示不祥的事即將要發生。


  「…媽媽。」


  女孩撥開擋在右眼前的銀白留海,露出金色的右眼,瞳孔像是貓一樣垂直著的眼睛。


  沒錯,那是一隻貓眼。
  就算是黑暗中發生的事物,也逃不過她的觀察。


  ※


  無邊的黑暗是令她恐懼不已的,接下來要做的事和殺人其實本質上沒什麼區別更是使她不住發抖不安。


  可是她不得不走過這裡,才能補救自己的錯事。
  她認為,即使那需要用自己的壽命來交換,那孩子也是必須消除的罪孽,不可以留於世上。


  不能普通地墮胎,她要讓這件事從沒發生過,她要讓孩子消失…


  「啊,不能這樣……」女人的腳步頓住,「這是我的孩子……這是我的孩子……我怎麼可以這麼狠的心…不不不……這不是我的孩子…這不是、這不是……」


  「也許我該偷偷把他生下來嗎……啊呀呀呀──!」她的腹部突然巨痛,像是有什麼在抓著她的肚子下亂動,然後體積慢慢變大。女人彎下身痛苦地抱著自己變大的腹部,光潔的額頭滲出冷汗,眉頭也擰成了一團。


  在黑暗中她逐漸失去了平衡,跌坐在地上。她感覺到地質變得不一樣了,跟樓梯的石製不同,像有一層軟綿綿的東西覆蓋在地面,但她無暇理會這些,疼痛令她失去思考能力。


  「啊啊!肚子好痛!!」白色的連衣裙隆起了,即使在黑暗中看不見東西,女人清楚地感知到寒冷的空氣和肌膚的接觸面增加了。


  「救命!…啊……好痛啊…好痛啊……」


  像是有東西,即將破殼而出。


  女人緊閉眼睛,腦海傾刻之間浮現了一幕她最不想看到的畫面。
  ……是她罪孽的起點。


  這時候,眼簾忽然變得通紅一片。
  痛楚消失得無影無蹤,速度快得令人咋舌,似乎從沒有出現。


  女人吃驚地睜大了眼睛,又不適地瞇起眼,無法馬上應付突如其來的亮光,只看見了有一人影站在自己的旁邊。


  「你聽不到嗎?你的孩子說他不想死,所以便想自己跑出來。」一把男聲這樣說,好像有點譏諷的意味在其中。


  女人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向下看不禁嚇了一跳。她的腹部,大得像是懷孕差不多八、九個月的孕婦,本來修腰的緊衣裙束縛得她很不舒服。


  她害怕地環視四周,是一間房間,地面每個角落都鋪著紅色的地毯,對面有一張很大很大的布質黑色沙發,四面牆都塗滿紅色的油漆,天花板上有很多看起來像是咒文的符號,黑色的花紋像是蛇一樣纏在天花板和牆上。


  這裡沒有門!


  女人意識到這件事時,牙關也不禁發抖。
  對於神鬼之說本來她只是半信半疑,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去找自己在這方面頗了解的姑姑,才來到了這個詭異的地方。早知會這麼可怕,她寧可冒著被丈夫發現的危險去醫院把孩子拿掉!


  但現在肚子突然變成這樣,孩子已經不能靠做手術拿掉了…


  她僵硬地偏過頭看向一直站在她幾步之遙外的男人。
  「……你就是『時守』嗎?」


  女人看著那個穿著唐裝的男人,衣服上寫滿她不懂的中國文字。黑色的短髮,黑色的瞳仁,面上沒有什麼血色。東方人的輪廓,帶著一個像是雕刻出來的微笑,由一開始就掛在臉上,黑瞳看著她,教她心寒到極致。


  「看來你聽得懂中文呢,幫大忙了。」
  「沒錯,我就是時守,而這裡就是你找的地方,因果冢。」

 

  ※持續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有關文章分類

小說-放到該小說名字的分類中
   還沒有建分類的就先放到“其他”,稍後我會加上新的分類。

散文-放到“散文”中

詩 -放到“詩詞”中

隨筆-放到“隨筆”中

類別還是愈多愈好的,因為各人口味也不一。
現在的分類還很少因為文章也不多,同學有需要新加分類就留言吧;)

 

●有關背景音樂

因為覺得邊聽音樂邊看文會比較有感覺,所以就弄了BGM(見左欄)
同學有歌想加的話留言在此帖,不登入留言也可以。 

歌曲地址:
歌曲名字: 

什麼語言都可以,國語廣東話英文意文法文日文韓文俄文等等。
但不接受國歌,搖滾,重金屬,混音舞曲,含粗口,RAP等歌曲。
風格最好不要太激昂,謝謝。 

LKL4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處我最熟悉的地方》

 

 

這是F.3的一篇作文。

嗯,我很懶不要打我XD

  

 

CYRISx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美好時刻

每天有一段時間,
我會漂浮,會穿牆隱形。
每天有一段時間,我是世界首富,
精通各國語言,談吐高雅風度翩翩。
每天有一段時間,我才華洋溢,
創作動人的作品,
還擁有年少的青春與美麗。
每天有一段時間,
我醒來,對窗沉默。

  

她一點也不重

每天都要扛著大象去上班,
再把大象扛回家。
有人問:“為什麼不騎著大象去上班呢?”
我怕大象會逃走,怕大象會受傷,
還怕大像不適應。
沒關係,
我早已習慣背著她來來去去地過日子了,
我沒有不快樂,她一點也不重……
我每天扛著大象去上班, 你呢?




命運

飽滿華美的氣球,可能有三種不同的命運:
一、飄到天空,最後不知去向。
二、忽然爆破,無可挽回。
三、安靜的存在,然後慢慢慢慢慢慢地萎縮。
  華美飽滿的人生,也同樣如此。




寂寞

已經記不得坐在這蹺蹺板上有多久了。
有點無聊,有點寂寞,有點迷惘……
只為了比你們更高一點,
更接近皎潔的月亮一點,
我只好堅強地假裝,
這樣比較快樂、比較棒。
風吹過,好冷,
屁股好痛,尿好急。



 

 

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油紙傘》
  因果之章※肆





  ──半年後女人發現自己再次懷孕了。

  手握著驗孕捧的她陷入了沉思。


  這半年內,她丈夫對她無微不至地照顧著,跟以前差天共地。不過她發現自己沒有以前想像中的高興,除了剛開始的一點點驚喜,現在倒是換成了她對丈夫無動於衷。


  邊摸著自己還是平坦未顯示出懷孕徵狀的小腹,女人質疑自己是否真的那麼愛她的丈夫,抑或她只是喜愛征服。


  …她覺得,自己並不是很期待這個孩子的到來。


  ※


  兩天後,女人趁著自己丈夫不在家,打的去了姑姑的家,經她姑姑的指示,她去了一個地方。


  依照朋友畫的地圖,她穿街過巷才來到這個偏僻區域,小路上沒有行人,兩邊只有數間看起來陳舊又沒有營業的店舖。女人不禁打了個冷顫,拉緊了身上的披肩,不再東張西望只看前路和地圖。


  走了不知多久,一個個彎她拐了又拐,終於走到了一間散發古舊氣味的店舖面前,喃喃說:「應該在這一帶的……」但這附近開門做生意的只有這一家店。


  店內被重重厚窗簾遮蓋著,她看不見內裡的情況。


  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背後,女人轉身,背後卻空無一人。


  錯覺嗎?
  輕呼一口氣後她又望著這間店猶豫不決。


  「這位姐姐,」甜美稚嫩的女聲在她身後響起:「你是來幹什麼的呢,妳是迷路了嗎?嘻嘻,要我幫忙嗎?」


  女人的呼吸一窒。


  「姐姐妳被我嚇到了嗎?」身高只到女人腰際的女孩得意地笑著,緩步走到女人的跟前欣賞對方的臉色,瞇著的左眼中是一隻深藍色的眼瞳。


  女人的臉色因為被耍而變得鐵青,精緻的五官也因而繃得緊緊。
  「小娃娃……妳打哪蹦出來的?」語氣中滿是不悅。


  女孩身上是花巧的藍白色裙子,卻穿著白白的芭蕾舞鞋,銀白色的頭髮扎成了兩條辮子,長長的留海撥在一旁擋住了她的右眼,手上拿著一把沒什麼實際作用的小小花邊傘子。


  「姐姐妳還沒有回答我,你是來幹什麼的?」


  「這…與你無關吧。」


  「有啊,因為如果你沒有目的是不能走到這裡的,順便告訴你,迷路到這裡的機率只有0.000%喔。」


  女人表示不能理解,她完全不懂女孩在說什麼:「你到底在說什麼呀……說起來,0.000%那也是0%吧!」


  女孩的眼神慢慢變得冷冰冰,「快說,別浪費我的時間。」


  『搞什麼啊,這孩子……』女人被看得有點不寒而慄的感覺,嘴巴也不禁順從地回答:「我是來找人的……」


  「哈,果然是這樣嘛,怎麼不早說?跟我來。」女孩面上剎時出現一個清淡的淺笑,臉頰還有淺淺討喜的小酒窩。


  可是有一瞬間,女人以為自己眼前出現了一隻魔鬼。




  忽然到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清醒過來時,她正跟著小女孩在通往未知深處的長長樓梯上走著。很驚訝,可是想了一會她就心下了然,畢竟在這個地方,無論發生什麼超自然現象都正常不過。


  小女孩手上提著一盞燈,發出昏黃的光,照明了樓梯兩邊的牆,上面有些古老的銅製蠟台。她的呼吸間總是聞到有種若有若無的刺鼻味道,令女人想作嘔。


  「這是什麼味道呀,好難聞……」


  「只有即將遭殃的人,走這條路時才會聞到有味道,愈倒霉的人聞到的味道愈濃。小姐,我倒是什麼也聞不出來呢。」


  「你來這裡是因為你肚內的孩子嗎?」女孩頭也不會地問。


  聞聲女人的眼皮一跳,思索了一會兒覺得沒有必要掩飾,便答了女孩說:「是。」除了她們對話的聲音和女人沉重的呼吸聲,這裡只有梯級仄仄的響聲。


  「你是透過誰得知這個地方的?」


  「是我姑姑告訴我的…」


  女孩踩在樓梯最底一級停下步伐,幽幽地回頭睨望她,道:「出到外面不要再提這個人,那只是我們派去把訊息傳給你的使者,以後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不會記得這個人的存在。」

  如果你提起和你姑姑有關的半句說話,就會被關到牢獄裡。


  「好好記著這個規矩,那個牢獄進了就永遠出不來了。」


  「……知道了。」女人冷汗吟吟,她是想問為什麼出不來的,可是恐懼勝過了她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你在她口中,了解這裡到什麼程度?」


  「她說,來這裡找一個叫做『時守大叔』的人,他不是一般人,他是能幫我解決煩惱的人…」


  前方的黑暗是女孩手中的燈怎麼也照不明的地帶。


  「現在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找那個人,打算做什麼?」




  ※持續


  考試快完吧快完吧………= =++++

mashimaro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請各位小心食用,內有不知所謂的文字和內容。

 

 

「我們還在探索。」

 

 Begin   來自扎修的少年

 

 

1.4 

也許少年你想,蒙蔽著你的眼睛

 

IamLu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各位小心食用,內有不知所謂的文字和內容。

 

 

「我們還在探索。」

 

 Begin   來自扎修的少年

 

 

1.3

然後發現,前路是如此絢麗,如此黯淡。

IamLu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請各位小心食用,內有不知所謂的文字和內容。

 

 

「我們還在探索。」

 

 Begin   來自扎修的少年

 

 

1.2 

 每一步,不要回頭看,少年呀。

 

IamLu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