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但我聖誕假要補課~T_T

目前日期文章:2009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22 Sun 2009 21:24
  • 咫尺

難得有空上來,很高興看到終於有同學投稿了!

 

這篇小說一開始便充滿懸念,很能吸引人繼續追看,加上描寫細緻,同學的文筆似乎並不真的如自己所言「不太好」呢!要對自己有信心嘛!

 

我會一直追看的,希望能快點看到以後的章節^_^

 

其他同學不要猶豫了,快點分享你的作品吧!

 

 


 

身為這個網誌的發起人,我終於要獻醜了。

 

以下是我的舊作,是根據李之儀〈卜算子〉的詞意寫成的文章(或者說比較像一個小故事),而這首〈卜算子〉就是我要你們背默的那一首了。

 

我本身很喜歡古典詩詞,也希望跟你們分享。我不擅於寫小說,這篇「疑似」小說的文章,沒有扣人心弦的情節,希望你們不會覺得乏味。

 

 

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何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北宋‧李之儀〈卜算子〉

  

三個月以來,她一直在這個小巴站等待。

她也弄不清自己真正等待的到底是甚麼。最初,她只是想等待他出現,把雨傘還給他;但漸漸地,她開始察覺自己的心情不再是那樣單純,在等不到他的一星期後,她竟然有一種悵然若失的空虛感,甚至,這種空虛感已擴散到她的生活。

這就是思念一個人的感覺嗎?

三個月前的一個下雨天,她經歷了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早上回到公司,成了裁員風暴中的受害者;想找男友傾訴,但還未開口,話筒另一邊已傳來男友冷漠的聲音,輕描淡寫的說,感情淡了,分手吧;回到家裡,年過半百的父母又再因小事而鬧離婚,誰也沒注意到她的失魂落魄。連最後的避風港也沒有了,她想。福無重至,禍不單行,大概就是她現在的處境吧!

她幾乎是抱著一種自暴自棄的心態,一個人在滂沱大雨的街上亂走。不知過了多久,恍恍惚惚來到她家附近的小巴站,終於她再也撐不下去,就這樣蹲在地上放聲大哭,哭得如此孤獨無助。

就在她以為世上沒有人會在乎她的存在時,一把淺藍色的雨傘突然罩在她的頭上。她仰起臉,看見一張溫柔的男性面孔,略帶擔憂的問:「小姐,你沒事嗎?」

此時,一股暖流湧進她的胸腔之間,不知怎的,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竟然不可思議的讓她感到安全和踏實。就像遇溺者找到浮木一樣,她一頭栽進男人的懷中,哭得更加厲害,彷彿要把一整天的鬱悶和悲傷釋放出來。

不知道已過了多久,一輛輛的小巴經過,停站,再離開……雨也停住,陽光灑遍整個小巴站。終於,她回復平靜,不好意思的拉開身體,連忙向他道歉。男人沒有回應,只是靜靜的收起雨傘,望著天空說:「你看,上天從來都沒有遺棄你,這道彩虹是送給你的禮物。」

她輕輕抬起頭,一道彩虹在他們的頭上閃耀著繽紛的光采。她又望向男人的側臉,只見他的嘴角泛起一抹溫柔的微笑,陽光照在他的臉上,煥發出燦亮的光輝。

是的,這個世界並沒有遺棄她,就在她失意絕望之際,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男人主動為她撐傘,阻擋外面的風風雨雨,讓她找到最堅實的護蔭。

 

他每天習慣乘火車上班,然而在這三個月裡,他偶爾也會坐小巴──雖然這會浪費他不少時間。

他也無法解釋是甚麼原因,或許他希望為單調刻板的生活帶來一點變化;或許他想碰碰運氣,看看能否再遇見她。

那個孤獨無助,像一頭受傷的小鹿的女孩。

他一直很少經過附近的小巴站,然而就在三個月前那個滂沱大雨的下午,為了趕赴朋友的約會,他竟罕有的選擇坐小巴。

就在那天,在狂風暴雨的小巴站,他看見她一臉受傷的樣子,顫抖著身體在痛哭。他小心翼翼的靠近,為她撐傘,想不到她竟突然栽進自己的懷裡,哭得更加厲害。

然而那一刻他無法拒絕,他無法拒絕一個弱質女子在末路時尋找依靠的呼喚。況且,在他心之一隅,竟發現自己有保護這個女孩的強烈意願。

不知道已過了多久,一輛輛的小巴經過,停站,再離開……他好像已忘記了與朋友的約會。待她從他懷中拉開身體,他發現雨已停住,晴朗的天空掛著一道繽紛的彩虹。

女孩也抬頭望向彩虹,此時,他發現原來她的側面很美,淡淡的淚痕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嘴角那抹純真的微笑,就像一朵徐徐綻放的白色雛菊。

最後,他終於記起與朋友的約會,匆忙的與她道別,匆忙的跳上小巴,卻發現自己遺留了一把雨傘──也遺落了一顆心。

一見鍾情,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 * * * *

有時候,她會堅定的相信他就是住在附近。就像有一天,她錯過了一輛剛剛開出的小巴,不知怎的,她覺得他就是坐在那輛小巴上,便不顧一切的拔足狂奔……然而,瘋狂過後,她又會冷靜的想,也許當天的邂逅,不過是一個偶然?

 

有時候,他會覺得她就在離他不遠的某一點。就像有一天,他坐在小巴上,隱約聽見車後傳來某個女孩的叫喊聲。他好奇的向後張望,看見一個人影正追趕著小巴,手上還拿著一把淺藍色的雨傘。直覺告訴他,那個就是他一直要尋找的女孩,於是立刻叫司機停車。然而司機只是淡淡的說:「先生,這裡是禁區呀!」……回復平靜後,他又會想,也許剛才所見只是他的錯覺?也許當天的邂逅,不過是一個偶然?

 * * * * *

今天,她終於下定決心,跟過去三個月等待的日子告別。

她找到了一份新工作,每天要乘火車上班。

然而她還是習慣性地帶著他留下的雨傘,盼望有一天能跟他再次相遇。

穿著整齊的行政套裝,她懷著重新出發的心情,走到住宅電梯前,輕輕按下表示下降的按鈕。

一會,電梯門徐徐開啟,當她正準備步進電梯時,眼前的景象令她呆住了。

那個苦等三個月的他,現在正穿著畢挺的西裝,同樣以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她。

 

當電梯門徐徐開啟,他無法相信眼前的景象──那個朝思暮想的她,就這樣光采亮麗的站在他的面前。

最初,她的神情有點驚訝,但不久臉上便綻放出笑容,喜悅之情無法掩飾。

原來,他一直住在她的樓上;原來,他們一直就在咫尺之近的距離。

步出電梯,他有點不捨的問她:「你現在要去哪裡?」

她也是一臉依依不捨的樣子,不情願的回答:「我……我現在要坐火車上班。」

他突然大笑起來,這就是緣分吧!他情不自禁的捉緊她的手,開朗地說:「走吧!我們同路!」

他聽見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從今天起,他們便真真正正站在咫尺之近了。

 


alicewm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看到了我們班的部落格如此空虛,於是我知羞的來發文了

知道我是誰的話千萬要跟其它人說,若你想可私下來找我

警告:這本是供我自娛的,所以坑的機會很大,還有本人文筆太好,傷眼慎入!

 

第一章

 

!’ 厚重而華美的大門被推開, 一個年約十來歲的男生手裏橫抱着一個年紀相仿的女生,渾身鮮血的沖進屋內。

黃醫生在哪?喚他過來!!’男生焦急的喊着,一個戴著金邊眼鏡,年約三十的中年男子消一會已經提著皮箱走上前來。

怎麼樣了?’ ‘她中槍了。’ ‘子彈呢?’ ‘還在傷口裏。’ ‘意識如何?’ 肅煉低頭看了懷裏的歐陽子鑫一眼,雖然她嘴唇發紫、臉色蒼白得只能偎靠在他肩頭上,但是歐陽子鑫仍倔強的努力睜大着眼睛。她還清醒着。’ ‘很好。黃醫生迅速戴上手套,用棉布沾着酒精彎下腰來仔細擦掉傷口附近的血跡,仔細端詳着。

 

過度疼痛以及大量的失血讓歐陽子鑫愈來愈虛弱。她閉上雙眼覺得整個世界好像在旋轉着,而且愈是旋轉她愈是暈眩。

好冷!

把眼睛睜開!’ 歐陽子鑫喘息著被蕭煉的聲音從逐漸灰暗的世界中強拉了回來。她睜開雙眼卻赫然發現那張稚氣的俊臉靠得好近好近,幾乎是緊貼在她面前。

現在還不到睡覺的時間喔。他柔聲道。

 

我得把子彈挖出來。黃醫生耐心的向肅煉解說, ‘現在我替她打麻醉,但麻醉藥通常要等五到十分鍾之後才會完全生效。她失血太多,我得盡快動手術止血,所以無法等到藥效完全生效。那就代表著.她必須在痛覺尚未消失時就承受手術的劇痛。

‘……那拜托你了。為了讓她活下來他別無選擇。

黃醫師拿起醫療用具在仍汨流未止的鮮血中稍微切開傷口,然後再把傷口撐開。

當手術刀劃下的瞬間, 歐陽子鑫緊咬著唇強忍著那陣劇痛,一顆顆汗珠很快從她的額頭冒出。

原本她還忍受得住,但是當那個醫生用鉗撐開傷口時,她的忍耐已超過極限,那陣疼痛讓她失去理智,甚至握緊拳頭想要攻擊加重她疼痛的醫生。

肅煉的動作卻比她更快,他不知何時已經從另外一邊來用染血的手牢牢握住她已經抬起來預備攻擊的小手。

別這麼做。他的指掌抹去她額上冰冷的汗,黑眸注視著她,你再忍耐一下便好了。

歐陽子鑫強迫自己思考,把注意力從傷口上的痛上轉開,卻想起了剛才中槍後匪徒倉皇逃走時遺留下來那耳環,那是同父異母的姊姊的,她絕對認錯,因為那她幫父親挑選作為父親給姊姊的生日禮物。

果然還是太天真了嗎。父親對水命理之說十分迷信,所以特別寵愛一出生就令他成功了洽商了一筆大生意的自己,甚至有意培育自己成為歐陽集團的繼承人,但這卻招來了其它兄弟姊妹的妒忌,害怕父親把產業全部交給自已,所以聯合起來對付自已。她一直都在忍,因為她仍把們當作家人,只是現在看來,這只是她一廂情願罷了,既然如此,自已也必再忍受下去,這一槍的仇,她一定會報。

 

 ‘還要多久?’肅煉抬起頭來看著站在床邊正專心在找尋子彈的醫生。還差一點而已。黃醫生連頭也不抬繼續翻找著。子彈碎了,還有兩塊碎片,你壓好她。冰冷的鉗子再次伸進了傷口深處一次次的攪動着。歐陽子鑫痛得流淚,倒抽了口涼氣在淚眼蒙朧中更用力握緊了蕭煉的手,深陷在痛楚中的她屏住了呼吸,用小小的手緊緊握著他,指甲陷入了他的皮膚,疼痛的震顫一次又一次從她冰涼白嫩的小手傳入他手中。

肅煉痛恨這無用的自己,眼看青梅竹馬的玩伴獨自承受看疼痛,自己卻只能站在一旁看,什麼也幹不了。他承認的,身為富門獨子的他並了解歐陽子鑫的痛苦,但卻明白歐陽子鑫的孤獨,所以一有空他都會與她一起談天玩耍, 這些亦是他所能做的全部,只是直到她在他面前倒下,他才明白,這還遠遠不夠,他需要力量,為了守護對他而言十分重要的人。

 

當黃醫師放下鉗子開始替歐陽子鑫止血縫合時,麻醉藥的效力終於開始發揮了。她的雙眼逐漸朦朧,焦距開始渙散,就連意識也越來越不清楚,眼前的那張俊臉漸漸變得模糊。費了過多的體力歐陽子鑫再也支撐不住在疲倦以及藥效下緩緩的閉上沉得的眼皮,只是在她昏睡過去之前,她聽見了肅煉那稚氣卻有力的聲音

我會一直守護妳的,永遠。

 

MokJi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4D的同學好 我是李善為:>

這兩張是我們在旅行時拍的班相 希望你們喜歡:D

班相

 

 

班相

sinsint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